__林澤琰Shun

何以余慰有漄之生

【白蔷薇】(甲斐正午x铃木大辅)

。整篇不知所云


——————————————————


他早就知道他的恋人已经到了生出白发的年纪。可在他们的关系变得亲密些,又再甜蜜些,可以在一张被单濡湿的双人床上热火燎烧,而又温存缱绻之后,铃木仿佛才刚刚明白这一点。


他伏在甲斐的胸口,心口与恋人的心脏没有漏隙的紧贴着,仿佛还沉浸在适才从峰顶降落的情爱中。有温热的手掌扣在他的后颈,唇瓣的温度还留有吻的触觉,身体里很湿,像被爱意灌满了,眼眶也是酸酸的,无论是哪里都被填满了。铃木满足的叹出一口气,想要笑,抬起眼,视线中却猝不及防捕捉到了一丝暗淡的银色。


就像他们今晚刚回到家,拉开窗帘时卧室里透进的月光。


而那抹浅淡的颜...

2018-11-15

【Bitch】(Just一个性幻想)

第一人称xO,18R

献给亲爱的太太,和电脑清空疯了的我

会被和谐吗

被和谐吗

和谐吗

和谐

和谐



我想和他约会,他却把这当一码生意,不过这也没什么关系,反正对他来说都是一码事,总之我们现在一起坐在酒吧里喝酒了,在他本该属于店里的工作时间。


我认识他的那家店——我本身只是路过,好吧,本身只是好奇想去红灯区开开眼界,毕竟不是所有地方都会直白的把最后的遮羞布都扯掉,把一晚上或是一小时的交往摆上台面明码标价,所以我过去的时候,带着钱包,却没想到钱包里的钱这么快就全都到了他口袋里。


那里白天人不多,四五点钟,整条街都还没醒,不过他醒了,他就靠在门边抽烟,晒着太阳,似乎刚打了...

2018-11-05

【独身主义】(甲斐x幸村(东爱组QAQ

第四话我被东爱组暴击了(

时隔27年的共演果然很要命……

我一定要为这对写篇文,从我很久以前看完东爱的时候就想这么干了,今天终于实践了。

私设很多。


——————————


想要守护的东西,究竟是什么呢。


在幸村面前,甲斐无法将问题的答案脱口而出,但是他想她是知道的。


早在二十多年前,在他还是个新人律师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

-


那是甲斐刚从最高检察院离开,到幸村手下工作没多久的时候,说来可笑,在那种情况下,他一进律所就爱上了自己的女上司,一见钟情。


那时甲斐恰好处在一种纷乱的境遇里。东大毕业没多久,检察院的水深还没有摸清,就卷进了一场风暴,权力斗争暗流...

2018-11-03

【所谓办公室恋情】(甲斐正午x铃木大辅)

接前篇【办公室恋情】


故事发生在铃木决定一天工作72小时到决定一天工作100个小时之间。


甲斐从办公室里慢慢踱步出来,站在门口,往走廊那头望了望。


他在门口站了半分钟,顿了顿,而后反应过来,转身朝电梯走了过去。


窗外的夕阳几乎是平行着射进落地窗,爬上了他的裤脚,已经是下班的时间了。


往常这个时候,甲斐少不得要在办公室门口多耽误半分钟,因为他唯一的助手会掐着时间,在下班时从走廊那头小跑到他面前,和他说上几句闲话,大多是转着脖子说自己还要加班浑身酸痛,或是他给的任务太重,今晚大概需要一百杯咖啡才能抚平他的伤痛这之类毫无意义的俏皮话。


之所以说是俏皮话,而连说...

2018-10-28

【办公室恋情】(甲斐正午x铃木大辅)

休息日的早晨,因为工作养成的生物钟而早早睁开眼睛的铃木清醒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死死捂住自己的嘴,以免冲到喉咙口的尖叫突破了他岌岌可危的控制,惊醒身边还在熟睡的甲斐。


他用力的揉揉眼睛,躺下,重新起了一遍床,又战战兢兢的瞟了一眼枕边,终于不得不确认自己没有看错,睡在他身边的,真的是甲斐。


正确来说——他环顾了一下四周的环境,这间宽敞的吓人的卧室——应该说是他睡在甲斐身边才对。


铃木按着胸口,强压下疯狂爆炸的心跳,深吸了一口气,好让自己镇静些。


他最后看了熟睡中的甲斐一眼——他永远被西装三件套武装着的刻薄傲慢的上司睡着的脸其实也不是那么讨厌。


这个念头只在他脑海里...

2018-10-26

【Toffee】(甲斐正午x铃木大辅)大概就是篇什么都没有的小甜饼吧

      得知甲斐正午终于普通的有了新助手,而那名助手是个履历光鲜却只有二十五岁的年轻人的时候,幸村·上杉法律事务所的各位了解甲斐为人的先生女士们都在私底下幸灾乐祸的打起了赌。


他们在赌,这个可怜人多长时间之后就会被甲斐毫不客气的冷嘲热讽一顿然后炒鱿鱼丢出大门,或者是这个年轻的小伙子对那个讨厌鬼忍无可忍,亲自炒了自己老板的鱿鱼,抱着公文包走出大楼弃暗投明投奔大好前程。


倒不是他们对新人有什么意见,只是他们得从永远睡眠不足的日常中找出点乐子,好把身体里的发条调松一些,以免在下一个案子里崩断...

2018-10-16
1 / 24

© __林澤琰Shu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