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林澤琰Shun

我愛她是違背常理,是妨礙前程,是破滅希望,是注定要嚐盡一切沮喪和失望的。可是,一旦愛上了她,我再也不能不愛她。

非常感谢姑娘给我的长评,谢谢你喜欢我的文,时间与机遇实在是十分奇妙的东西,跳跃大搜查线明明是那么久之前的作品,却在二十年后让我们这些本不相干的人隔着长长的网线隔着千山万水产生共鸣。

姑娘的理解和分析真的非常到位,甚至有我没有想到的地方,但是在看了你的长评之后,突然有了恍然大悟的感觉,“因為這是旬的個人獨白,與室井初遇他的心情,遙相呼應著。”这里,确实如此,室井在办公室里初遇他的时候,和他坐在警视监座椅上的那个时刻,是遥相呼应着的,我原先并未想到这一层,但是这么想通之后,才愈发认识到,投注了太多感情的文章写到最后,应该是角色推动作者,而不是作者来设计剧情。

谢谢你的长评,谢谢你的七夕贺礼!真的非常非常开心能让你喜欢,最后,我要承认......如果不是看了下面的评论,我只看出了室井先生的领带是绿色的(捂脸)眼神不太好请多多包涵23333

(你的图也画的很棒!有种很先锋派艺术家画风的感觉!爱您!)

空空實驗室:

營惑耳目,不瘋魔,不成活,在室井慎次失去青島,又重獲青島之後。

 

獻圖、進貢,20周年紀念兼而有之七夕佳節祝賀,致 @W__林澤琰 。粉上《踊る》是今年這一兩個月的事,讀過的同人作還不很多,目前仍處吃官糧的甜蜜期,恰逢大大出本《折墮》,剛出籠的包子要趁熱吃,本子也就飄洋過海來看我,不料這一看,那還真是…

                                                                                 

「这感觉十分奇妙,他已经见过了这张脸在成熟时英俊的面容,却猝不及防的,又和他幼童时期才会展露的稚嫩会面了,他将他抚养长大,陪伴了他的少年时期——他会在日复一日的温故中看到这副面容与他熟悉的笑脸重合,而到了那个时候,他已经老去,并永远不再有机会看到岁月磨蹉爬上他的脸庞。在他的记忆里,他将永远都是年轻的模样。」──〈折墮〉之九

 

故事開始於室井慎次收養了青島俊作(Aoshima Shunsaku)的遺孤,一名喚作「旬(Shun)」的男孩。這是室井與青島的故事,也是室井和旬的故事。

 

旬的出現,是「室井先生」崩毀的開始,也可以這麼說,是室井在失去青島之後,生命裏唯一的出口。

 

(背景設定:作者高明!)

 

「夕阳的倦色,在那双迷蒙的眼睛里,竟折射出了琥珀一般透亮的色泽,望着他的时候,时光仿佛回到了多年前休息室里的那个傍晚,那个人的眼神,温柔的就像东京湾秋日的黄昏......有一阵风,轻轻的从远方起来了。听到自己不受控制般的低喃:“青岛......”」──〈折墮〉之十

 

故事進行在一片黃澄澄的主色調之下,隨之而來的是記憶中的斷片和現實畫面重合、疊加──彼時青島與此時青島,當然,克己慎行者如室井,通常會在心思動搖之前、漣漪尚未盪開之際,提醒自己,他只是旬。

 

通常而已。

 

旬對室井的心意,不只是親情,從何說起,被新城一語道破:「真让人觉得不舒服。他看你的眼神,和青岛一模一样。」無法抗拒,只能默許,室井遲遲不願割捨那一份感情,放任錯誤變本加厲。這讓我想到了《花的名字》中一句獨白:「愛情那種偉大的東西,只是一種極端自私的佔有慾罷了。」

 

室井有的是長年在職場上磨練出來的耐性,他把選擇權留給了旬。

 

(人物設定:作者高明!)

 

「旬总是在做的时候看着他,就算因刺激太强被泪水溢满了眼眶,也要坚持将视线盯在他身上。那样纯粹的目光仿佛是无形的拷问——不论这段关系多么荒谬,旬是抛却一切的去爱他的,他将自己的所有都交付到他手上。而他却是因为在旬的身上,看到了另一个人的影子。」──〈執迷〉

 

我不確定,以後再聽見青島喊著「室井先生」會不會出戲,作者創造的暗語崩毀了這個名稱的純粹性(笑)。旬口中的一聲聲「室井先生」,在我聽來是有一點反諷青島的意思,與其被動地等待一通不確定的來電,為何不乾脆主動出擊,搭上一班飛機,親自飛去有室井先生的地方。換作是旬,他不會猶豫,一切都可以放棄,就算兩個人沒有未來,他還是室井先生的。

 

引用《我恨我愛你》中一句歌詞:「最後一張王牌在手裡,二選一的機率,不能放縱愛你,就放過自己。」這是室井的原意,當他對著旬說「你已經長大了」的時候,既在意料之中,又在意料之外,旬的回應,一句心照不宣的暗語,牽動著兩個人,乃至三個人一輩子的約定。

 

我猜想,室井曾經跟青島一樣,對兩人的關係躊躇不定,無法給予正確定義,然而還沒來得及提起勇氣面對,青島就這麼先走一步了──不曾錯過,也就不能擁有──室井將懊悔、痛苦與自責,直接化成行動,證明在他撫養旬、陪伴他成長的動機上。這一次,室井不打算再放手,他終於明白,原來他才是最依賴的人,他需要青島,他需要旬。

 

(雙關使用:作者英明!)

 

「若是仔细观察,便会发现,他用发胶固定得一丝不苟的头发里,露出了几根掩盖不住的白发,岁月的痕迹迟早也会爬上他的脸庞——但是这也已经无所谓了,这张笑起来和阳光一样灿烂的面孔,不会再被谁寄托了理想与希望,再被饱含爱意的注视着了。」──重逢

 

若非要選出故事中個人認為最淚目的片段沒有之一,大概就在這裏,特別是最後那句讀了有十萬個十分難受,因為這是旬的個人獨白,與室井初遇他的心情,遙相呼應著。

 

如果說我能再見你一次,請讓我看到的,還是你那燦爛的樣子。──《光》

 

「他是没有见过父亲这样的笑容的,可是他知道,那个人是一定见过的——在那样的笑容里,苍老与年岁从室井身上淡去,他好像回到了那年警视厅的大厅里,那个时候的他们,意气风发,理想与信念坚不可摧,一切都还有无尽的可能性......他温柔的看着眼前年轻的面容,就好像看着的,是那时站在台阶下向他敬礼的青岛。」──重逢

 

可能由始至終在室井眼裡,旬也只是青島的替代品,但旬就是旬,青島少了他的獨斷與決心,這也是室井自甘沉淪、為之臣服的原因。愛情是極端自私的佔有慾,面對青島/旬,室井從來沒有選擇的權利。

 

(情節設計:作者高明!)

 

經常想到木心先生說過的話:「讀書,要確切理解作者的深意,不要推想作者沒有想到的深意。」我不確定自己有沒有過度理解作者的原意,所以有點自說自話了,還請見諒,多多包涵!

 

說一下配圖,確實不是畫同人的料我自知,盡力了,我在裡面藏了一個小秘密,你能找到嗎?第二張圖來自最終篇,徜徉在一片夕陽餘暉之下,室井先生的背影,青島回眸的燦爛一笑,啊,彷彿恍若隔世!

 

© __林澤琰Shu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