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林澤琰Shun

我愛她是違背常理,是妨礙前程,是破滅希望,是注定要嚐盡一切沮喪和失望的。可是,一旦愛上了她,我再也不能不愛她。

[军火真人同人 邵兵X织田]《风过耳》番外《私生活》,1-6,END

从文到番外都………………我真的会当真的……

暧昧:

番外之 私生活


第一章
邵兵取出钥匙拧开了门,房间里的暖气开得很高,却没人有在。
“YUJI,不要睡觉了。”无奈的叹了口气,反手关上门,走进卧室,直奔那张已经凌乱得可以直接拿去参加垃圾比赛的大床。
拿邵兵的话来讲,织田有时候比小孩子还不如,起码小孩子还知道睡觉不能乱掀被子,更不能床头滚到床尾的乱扭,但织田绝对可以在一小时内把一张原本干净整洁的床滚成狗窝。
缩在被子里睡得天昏地暗的织田根本就没听见邵兵的声音,继续像只小猪一样埋头大睡,只是当邵兵在床边坐下的时候,毫无意识的裹着一大堆床单软被甚至还有抱枕,一鼓脑儿的磨到了邵兵的身边,感觉到温暖的来源,便挤出一个空档蹭了进去。
伸手摸了摸他乱翘的柔软头发,低声问:“还不起床么?”
“恩。”连眼也不睁,根本就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听见,手指缓缓下滑至脸颊,还没睡醒的肌肤温软的腻着手指,慢慢伸入耳根后,往下探去。
轻笑了一声,织田闭着的眼仍然没有睁开,懒洋洋的翻了个身,问道:“几点了?”柔滑的白色软被露出半边浅褐色的肩头。
“跟你说过天冷了……”邵兵把被子拉上去压住,忍不住低下头亲了他一下,“六点半了,我带了披萨回来,要不要吃?”
“要!我要吃海鲜披萨!”终于舍得睁开眼了,仍然睡意迷蒙,说到披萨的时候却双眼闪亮。
“那就起来吧。”抓过床边的衣服丢给他,“不快一点的话,我就先吃了。”
知道邵兵说着玩,织田慢吞吞的坐起身,他身上只穿了件衬衣,睡觉时扭得太厉害,连扣子都掉了两颗,也不管,抓了一件毛衣随意套上,光脚跳下床,追着邵兵出了卧室。
邵兵听见他出来,回头一看,脸顿时黑了一半,赶紧抢上一步把窗帘拉上,织田仍然笑嘻嘻的跟在他后面。
“把鞋穿上,小心感冒了,还有裤子……”邵兵忍不住叹气:“YUJI你到底是怎么长到这么大的?”
织田皱了皱眉,“在外面裹得那么多,回了家还要穿这么多,很麻烦啊!”虽然嘀咕着,还是乖乖的进卧室套了条柔软宽松的棉裤,穿上拖鞋,踢踢踏踏的走了出来。
“过来吧。”邵兵把披萨放在桌上,按开了电视,“买了张碟,你大概会喜欢吧。”
“什么碟?”不太有兴趣的随口问了一声,先抓了一片披萨塞进嘴里,刚烤好的披萨酥香松软,干奶酪柔长的拉开成不断的丝线。
“你上次上网的时候看到预告片,不是说很喜欢那两只小老虎吗?”邵兵坐进沙发里拍了拍身边的位置,织田连头也不回,丝毫不差的落座,习惯成自然的把头一偏,整个身子的重量都落在了邵兵肩上。
“不要又睡着了。”邵兵从身后拖出一条毯子拿给他,“上次你就是看碟看到一半睡着,结果感冒了。”
吞掉手上最后一口披萨,舔了舔手指,织田笑着又抓了一块,“手上有油呢,帮我盖上。”
“那就是说,很有可能又会睡着了吗?”邵兵伸手敲了他一记,“你再这样睡下去,就快变小猪了。”
织田哼了一声,转过头看着电视,屏幕跳跃的两只大老虎之后,慢慢伸出了小老虎的头,然后,又一只……
“我想养老虎了……”织田盯着那两只小老虎,羡慕得只差没有扑上去了。
邵兵郁闷的想,虽然以他那么懒的个性,应该只是说说而已,然而,如果织田真的弄了一只小老虎来养,他也完全不会觉得奇怪吧?
那张碟并没有看完,邵兵的担心也并没有真的出现。
其实在看到一只小老虎被人类抓走而虎妈妈营救失败的时候,织田便因为哭得太累而睡着了。
微翘的睫毛沾湿成一片,眼泪都蹭在了邵兵的衣袖上,脸也埋进了他的腰间,毛毯被踢到脚下,身子微冷的缩成了一团。
努力伸长手臂,在不惊动织田的情况下拉过了毛毯给他搭上,抽一张纸巾擦掉他嘴角的油渍,再把电视声音关小。
邵兵有时候觉得,自己如果不当演员的话,完全可以去应征全职保姆这一项有前途的工作了。

第二章

邵兵是被电话吵醒的。
极不情愿的从温暖的被窝里伸长手臂去抓电话,却听见客厅里已经接起,织田含糊柔软的声音在话筒里多了几分低沉。
于是轻轻放下话筒,起身穿了衣服,把床单换掉,被子叠好。
织田已经接完电话,站在卧室门外问他要不要喝粥,身上穿着一件他新买的白色真丝衬衣,白色宽松棉质短裤却未免太短了些,露出一双长腿,赤了脚,怀里还抱着吉他,指间夹了一支笔,正在手上拿着的一叠纸上写写画画。
“窗户……”邵兵只说了两个字,见织田怔怔的看着他,便叹一口气,直接推开他,走过去把窗关上,顺手拉上窗帘。
织田笑着把头搁在他肩上,问道:“怎么脸黑得好象被雷劈到了?”
“跟你说过了,在家里也要好好的穿衣服,很容易感冒,不要老是穿我的衬衣,鞋子呢?你又把拖鞋踢到哪里去了?”邵兵满客厅的找被他踢飞的拖鞋。
织田把吉他丢在旁边,懒洋洋的仰天倒进沙发里,长腿一伸,搭在了扶手,衬衣下摆柔软的滑卷上了腰间,露出腹部温热的蜜色肌肤,漂亮的褐色眼珠剔透如新烧好的琉璃,笑吟吟的道:“你的衬衣大一号,穿起来比较舒服。”
走过去把暖气调高了一点,到厨房盛了两碗热气腾腾的瘦肉粥,煮好后完全没动过的样子,一看就知道织田还没有吃。
“上次你炸的那个面团,很好吃呢!”织田亮晶晶的瞳眸看着他,露出小孩子撒娇般的眼神。
轻轻拍了他的头一记,那丰厚软密的发质吸住了邵兵的手掌,揉揉他的头发,就好像逗自家娇养的宠物狗,“想吃么?”
“想!”那双眼睛不出意料的变得更亮了。
邵兵微微一笑,低下头抵着他的额头,温言道:“那么,用什么来换?”
织田笑着慢慢抬高下颚,柔软的嘴唇贴上了他的,低声道:“可是我饿了。”双唇开合之际,摩擦如起火。
邵兵只觉喉咙突然枯涩如干涸的河床,连声音都喑哑无力了,“我也饿了,所以……”
“所以,去炸面团吧!”织田像一尾鱼滑出他的手臂,推了推他的肩头,“动作要快一点喔!”
邵兵哭笑不得的直起身,瞪了他一眼,“记得这是你欠我的。”
织田却只是笑得一脸的无辜灿烂,“可是你们中国人说,民以食为天!”
也许,真的不该教他中文,是吧?不过,邵兵就是特别喜欢听他咬字不清的说中文,含糊柔腻如此刻手中的糯米软糍。
织田所谓的炸面团,也不过就是中国人常吃的炸糍粑而已。
调散鸡蛋,把糍粑切片放进去裹上一层再下锅油炸,起锅后撒上糖粉。
织田一边吃一边用中文告诉他:“真的很好吃啊啊!”
咬着糍粑说出来的声音更加的甜软。
邵兵偶尔也会觉得,幸福得好象太过份了些,不知道会不会是一场梦!
然而,已经无暇再去想其他的了。
所谓幸福,也不过是长久的不幸中那一瞬间的甜蜜。
所以只要幸福还在眼前,便足够了。

第三章

柔软而绒密,暖热的体温。
伸出手,用力的抱住,在头颈间磨擦,想你了,好想你好想你,让我好好的抱着你……
邵兵忍无可忍的用力推开了织田,天啊,他的脖子快要被勒断了。
“YUJI?YUJI你醒醒。”拍了拍织田的脸,他却只是转过身,把被子整个儿裹走,轻薄的丝质衬衣只扣住下面两颗扣子,软滑的落到了肩下,半个背心便裸露在空气中,邵兵叹口气,把被他压住的半边被子放宽了些,替他盖住后背。
最近织田夜里做梦的时候,很喜欢抱住他的脖子,就好象抱自己养的那只金毛大狗,邵兵觉得,织田大概是想家了吧?他的假期也快到了。
拨开他额前散乱的头发,亲昵的吻上去,熟睡中完全放松的肌肤透出温香的体热,诱惑着他……
手臂慢慢的缠绕了上去,织田含糊不清的小声嘀咕着什么,邵兵很认真的倾听,却只听见他说:“乖,别舔了……”
果然把他当狗了么?伸指弹了一下织田的额头,邵兵小心的自他双臂环绕间抽离,免得等下又有被勒死的危险。
对怀里骤失温度不满的哼了一声,织田缩起身子,努力挤向了邵兵身边。
虽然抱着这只棉球在美好的清晨里睡懒觉非常有诱惑力,然而,邵兵不得不起身告别,他有必须要出席的记者会,如果再不出发的话,等下会有无数电话打过来找他,吵醒了织田是小事,被人发现织田在他家里才是大事。
虽然一再提醒织田不要随便接座机电话,一定要看清是不是织田的经纪人或是自己打过来,然而睡到迷迷糊糊的织田,被电话吵醒第一反应就是接起电话用日语打招呼。
有时候,出门太早的邵兵也会打电话回来催织田起床吃早饭,听见电话那头还没睡醒的软腻声音,就恨不得把他塞进被子里好好的抱住亲一下。

那天回家的时候,邵兵带了一只扎着蝴蝶结的纸盒。
盒子不大,可也不小,粉色的缎带上洒着小白点,就像时下的小姑娘送给同伴的生日礼物上常常扎的那种。
织田窝在沙发上缩成一团看电视,面前的玻璃茶几上全是装着零食的塑料袋,还有半杯已经冷掉的咖啡和一盘烟蒂,看见邵兵回来,便从沙发的这一头扑到另一头,趴在扶手上笑眯眯的看着他,“我想吃火锅。”
邵兵愣了一下,点头道:“好。”走过去,把手里的盒子递给他。
“这是什么东西?”织田好奇的拨弄着上面的缎带,忍不住的笑起来,“邵,居然还扎蝴蝶结呢,好土啊!”
“打开看看喜欢不喜欢。”邵兵开始翻箱倒柜给他找外出的衣服(默,不要问我为什么小白好象被金屋藏娇一样……)。
拉掉蝴蝶结,打开纸盒,织田惊讶的呼叫了一声:“啊,可爱!”
那是一只浅褐色的小猫,瞪着又圆又亮的大眼睛看着他,柔软细密的绒毛,耷拉着的小耳朵,圆滚滚的身子缩起来,四只脚是白色的,像穿着袜子,厚实的小脚掌轻轻探出来,搭在他放在盒子边沿的手上。
轻轻把它抱了出来,才看见小猫脖子上也扎着同色缎带,挂了一颗金色小铃铛,可爱如玩偶。
“喵呜——”小猫娇软的叫了一声,小舌头舔上他的脸颊。
把手上抱着的一叠衣服拿到织田身边,邵兵凑过头来和他一起逗那只小猫,“喜欢吗?”
“恩。”织田突然叫起来:“还有牛奶没有?你一定忘了顺便带猫粮回来了,等下小猫饿了怎么办?”
“你不是要出去吃火锅?等下回来的时候再买。”邵兵还替他找到一副墨镜,虽然这种天气戴墨镜很奇怪,但总比走出去被记者围着看来得好吧?
织田一手抱着小猫,一手伸出去揽住了邵兵的腰,贴上去,软声道:“你去买材料咱们自己做火锅吧?”
“咦?”
“因为,小猫不能抱进火锅店的,是吧?呐,记得带猫粮回来啊!”织田黑白分明的眼睛看着他,乖巧可爱的露出微笑。
那只小猫瞪着圆溜溜的大眼撒娇的跳上了邵兵的手腕,开始用头蹭他。
邵兵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养了两只猫?
第四章

邵兵开着车回家的时候,心情并不好,经纪公司已经帮他定下了月底在西单的首张专辑签售会,虽然他不是很愿意,却又不能拒绝。
路过超市的时候,想起家里的牛奶被那一人一猫给喝光了,便下了车,打算进去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买的。
提了两盒牛奶,顺便再捎几罐幼猫粮,又想起零食好象也都吃光了,便丢了几袋饼干在购物车里,再选上一袋水梨,这几天织田稍微有点小咳,等下到药房买点川贝给他蒸梨吃,他要是怕苦就用冰糖蒸也可以,咳得不厉害,应该没什么大问题的。
进去的时候并没想买太多,等他大包小包拎着走出超市的时候,才想起忘了给小猫买个软垫,这几天小猫都是睡在织田的脚边,虽然每天都洗得很干净,但毕竟总是不卫生,一直说给小猫买个软垫放在床边,却总是忘记。
掉转头往回走的时候,看见最后一个收银台起了骚乱,他对看热闹向来没什么兴趣,把帽子拉低了一点,准备走到那旁边去存放刚刚那一大堆东西,却突然看见引起骚乱的人群里闪过熟悉的笑脸。
织田?!
顾不上放下手里的东西,努力挤进人群里,果然是织田,满满的两大袋东西都用一只手拎着,另一只手护在胸前,微偏着头,露出莫名其妙的微笑,似乎并不明白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邵兵赶紧伸手拉他到身边,转头问收银员:“小姐,他是我朋友,出了什么事?”
收银员只是好奇的看了他一眼,指着电脑显示屏道:“先生,你朋友买的东西钱不够,他拿卡刷,但是又输错了密码,我让他重输,他好象不是很明白的样子。”
“对不起,他普通话不好,小姐,差多少钱?”邵兵取出钱夹,补了差价,拖着织田往外走。
“邵,到底怎么回事?你该不是生气了吧?”织田小声的嘟哝着,“我又不是故意的,可是她说话好快,我……”有点委屈的瞪大了眼,看着邵兵急匆匆离开的背影。
“到车上再说吧。”邵兵带他走出超市,“你在这里等着,我去把车开过来。”左右看了一眼,趁着没人注意,小心的在他脸上飞快亲了一下,然而那冰冷的温度让他忍不住的皱起了眉。
“好。”织田笑着把手上的购物袋放在脚边,又接过邵兵的一并放下。
“别乱走,乖乖在这里等我。”邵兵叮嘱了一句,刚要走,又折回身来,从脖子上取下围巾给他围上,小声责备他:“怎么不穿暖和一点再出来?”这两天有时候会飘小雨,温差极大。
“穿得很多了。”织田拉开衣服给他看,“外衣很厚,还有穿毛衣。”
“咪呜——”毛茸茸的小耳朵动了动,小小的猫头探了出来,张大粉红的小嘴打了个呵欠,小脚爪懒洋洋的伸出来抓住了织田的领子,圆圆亮亮的大眼看见了邵兵,歪着头思考了一下,用力挣扎着挤出来,摇摇晃晃的爬向邵兵。
“怎么把它带出来了?”邵兵赶紧伸手抱过猫,把织田的衣服紧紧拉住,“小心感冒了。”
“哪有那么容易就感冒的?”织田挠挠小猫的耳朵,笑道:“天天关在家里,它也会很闷啊,所以就带它一起出来了,不过超市不让宠物进去,所以我就把它藏在衣服里。SHIBA,出来玩,你也很高兴的,是吧?”
“喵恩!”小猫听见自己的名字,应了一声,小爪子伸向织田,既然已经和这个主人打过了招呼,那么还是回到先前那个温暖的怀抱里比较舒服了。
邵兵去取车的时候,忍不住回头又看了一眼,抱着小猫的织田,围着他的驼灰色大毛巾,伸出一只手对着他挥了挥。
原来,所谓的幸福就是在寒冷的冬天里,也仍然可以感受到的温暖,和温柔……
而你就是我所珍藏的、唯一的,幸福!

第五章

织田窝在沙发上看杂志,不时嘻嘻哈哈的笑,邵兵真怀疑杂志上的中文,他到底看懂了多少?
忍不住凑过头去,趁机亲了他一下,问道:“什么事笑得这么开心?”温软的肌肤,触感柔滑细腻,满意的想,没有长胖也没有变瘦,看来自己这段时间把他照顾得很好。
拍过无数电话广告的修长手指点在杂志上那一页合拼的大图上,织田眼眸弯弯的笑问:“你猜我整容了没有?”话音未落,又是一阵前仰后合的大笑。
那是一张日韩明星整容前后对比的图片,邵兵对这种八卦向来不注意,看了几眼,问道:“这有什么好看的?”
织田一手点着下巴,笑道:“你还没回答呢。”
“回答什么?你整容了没有么?”邵兵笑了一下,伸指轻弹他额头,“你要整容的话,就从嘴开始好了。”
哼了一声,织田后仰了头看他,问道:“我的嘴很难看么?”
邵兵捏住他的下巴按向自己,亲上他柔软的嘴唇,微笑道:“不觉得太大了么?比我的嘴还大。”
下唇突然疼了一下,织田恨恨的咬了他一口,看他吃痛的样子,又忍不住笑了起来,伸手抱过小猫,“对了,SHIBA该喝牛奶了。”
正想抱住他用力亲下去的邵兵只好无奈的起身,“好,我去给他倒牛奶。”
织田把脸埋进小猫毛茸茸雪白的小肚子里,闷闷的偷笑,“SHIBA,有牛奶喝了喔!”
一杯热牛奶,是给织田的,一小盘温牛奶,是给小猫的。
织田把盘子放在地上,小猫闻到了奶香,乖乖跑过去伸出小舌头一点点的啜饮。
一边喝着热牛奶,一边看着邵兵,织田只是微笑,看得邵兵忍不住怀疑自己脸上是不是有什么脏东西。
“到底在看什么?”贴近了脸,看着那双黑白分明的晶亮眼瞳,微微扬起的嘴角沾着奶液。
“邵,你其实也是个很温柔的人呢!”织田斜过身子,把头靠在他肩上,抬起了脸,满足的微笑就像他脚边那只喝饱了牛奶伸出小爪子洗脸的猫。
慢慢的靠近,轻轻吻去他唇上的牛奶,闻到他身上发上传来的淡淡奶香,决定等他回日本后,就去把浴室里的牛奶香型沐浴液和洗发精一起扔掉。
如果,这些东西会让他想起……
这样柔软甜美的香味,这样温热的身体,懒洋洋的靠着他,手里还端着半杯牛奶,逗着脚边的小猫,偶尔也会回过头对着他微笑,窗外的阴沉天气,仿佛也透射进几线浅浅阳光。
伸出手,把织田揽在怀里,邵兵低声问道:“什么时候回去?”
“大概,还有一周吧。”缓缓闭上眼,睫毛扇过他的下巴,软软的,痒痒的,就好像扫过了心尖上最敏感的地方。
呼吸轻柔的吞吐在颈边,甜蜜得发痛的折磨。
一周,七天,一百六十八个小时。
一万零八十分钟。
六十万零四千八百秒。
仿佛很多,多到可以随性的挥霍。
却又那么少,少到也许只是一转眼,便分隔天与地。
“怎么,不留我吗?”织田笑着问他,俏皮的眨了眨左眼,伸手抱起了猫。
接过他手上的牛奶杯放到旁边,“不想你为难,你也有你必须要去做的事。”邵兵的手环过他的身体,逗着小猫雪白的爪子,软软的,肉肉的,恨不得放在嘴里咬一口。
“不如……”抱着小猫亲了一下,织田回过头看他,眼珠闪亮,“你去日本玩几天?”
很心动,然而,却终究是不行的,“我年底很忙,怕是没有时间。”
“那,算了……”织田笑了笑,“没关系,反正我回去后也要开始忙了,你来了怕我也没有时间好好招呼你,等我有时间再过来好了。”
“拍那部纯爱剧吗?”轻轻吻了一下他的耳根,织田肤色微褐,但耳后发根却黑与白丝丝分明,温柔起伏。
“所以,圣诞不能陪你一起过了。要不是答应了要拍那部纯爱剧,也不能拿到这么长的假期。”织田笑着抬起头亲了他一下,“要记得看啊!我会努力拍得很浪漫,浪漫得让你也有恋爱的感觉。”
邵兵贴上他温软的嘴唇,心里想的却是:一定,一定不会看这部片子,打死都不看!
有你在的话,就算什么也不说,就算只是静静的坐着,也会有恋爱的感觉。
浪漫?没有你在的话,那是什么东西?

第六章

内衣、毛衣、外衣、裤子、袜子、牙刷、毛巾……
各归其类放入旅行箱里,邵兵把机票放在了桌上,抬头看一眼仍然和小猫玩得开心的织田,仿佛完全没有感受到离别之苦。
“YUJI,去换衣服吧,我送你到机场。”
织田抱着猫转过身,微微一笑道:“那SHIBA就先拜托你照顾了。”
“好象一直都是我在照顾它吧?”邵兵接过他怀里的小猫放在沙发上,催促道:“快去换衣服吧,赶不上飞机就麻烦了。”
“赶不上……我就不走好了。”织田偏过头笑了笑,透亮的眼眸映入傍晚淡淡的阳光,温暖,而温柔。
邵兵微笑着向他张开手,织田便走过来抱住了他,“邵,如果有时间的话,你会来日本吗?”
“会。我会到日本去看你,再把你带回来。”邵兵亲了亲他的耳垂,在他耳边低声道:“不管是威逼,还是利诱,我都会把你留在身边。”
就好象关飞虎对伊泽修所做的那样,虽然到最后你也还是会离开,可是,我会努力的留住你。
不管一天也好,一个月也还,一年也好。
织田眼眸闪了闪,突然道:“到最后关飞虎也没能留住伊泽修。”
“可是,我不是关飞虎,你也不是伊泽修。”邵兵抱紧了他的腰,认真的看着他的眼睛,告诉他:“关飞虎的遗憾,一定不会成为我的遗憾。”
于是便噗的笑出了声,织田贴上他脸颊亲了一下,道:“走吧。”

去机场的路平日觉得很远,今天却又嫌它太近了些,连红绿灯都那么听话的不肯出来阻拦一下。
织田只带了一只旅行箱,邵兵帮他从车上提下来,问道:“机票呢?去办理登机手续吧。”
“啊……我好象忘了带机票出来……”织田一脸的无辜,清透如孩童的眼乖巧的看着他,“回去取的话,大概就赶不上飞机了。”
“再买一张机票好了,应该赶得及。”邵兵翻腕看了一下表,“你在这里等着,我马上去帮你买。”
转身刚要走,织田却自后一把拉住了他,“别去了。”
“咦?”
叹口气,亮出手上的机票给他看,“开个玩笑而已。”
邵兵无奈的看着他,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再抱我一下吧,不用送我进去了,让我一个人走。”织田张开双臂,仍然笑吟吟,不带一丝离愁。
邵兵便抱住了他,初冬的冷空气都被隔离在外,两个人的体温互相感染。
“如果……”织田小声说着什么,似自语。
“恩?”邵兵没听清,抬头看着他的脸。
织田笑着摇摇头,“没什么,我要走了,你开车回去的时候小心一点。”
邵兵伸手握住了他的手,塞给他一件东西,“在日本等我,一有时间,我就会马上过来。”
“我要是不等你呢?”织田笑着接过,举在眼前细看,“啊,是SHIBA脖子上的铃铛?”
“免得你忘了它。”
是怕我忘了SHIBA,还是忘了你?织田笑着凑过脸,亲了他一下,“我不会忘记的,永远不会。现在,转过头去,不许再看我。”
“你也一样。”邵兵果真回过身,不再看他。
织田提起旅行箱,笑着转身,独自一人走进机场。
邵兵静静回头,看着他的背影,其实,织田那一句低声自语,他听见了,却只能当自己没有听见。
如果,有多的一张机票,你会不会陪我一起走?
我会陪着你,不管去哪里,可是,不是现在。

飞机上,织田把那条丝带系在了腕上,云层渐薄,夕阳从窗外透进来。
铃铛上清晰的一条裂痕!
织田“啊”的一声站了起来,条件反射的想要摸出手机打电话给邵兵,才想起手机早在登机的时候已经关机。
也许,我真的应该骗你多买一张机票……
不要出事啊,请你,千万不要出事!
我,还想在日本等着你来接我。

九点半,邵兵开车回家。
家里已经没有人在等他回去,除了那只小猫。
SHIBA的猫粮不知道还有没有?
迟疑了一下,正在考虑前面是不是应该转弯倒回去超市给小猫买猫粮,迎面一辆车已经冲了过来。
邵兵急扳方向盘,车头撞向旁边的墙壁,险险错过。
那辆车并不道歉,自顾呼啸而去,邵兵下了车,检查车头是否撞伤,发现只是蹭掉了一点漆,便重又坐回车上。
少了一个人的空间,突然变得那么大。
他心里莫名有了一丝的不安,这辆VOLVO开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被擦伤。
于是,忍不住的伸手摸出电话,刚拨了号码,却又想起,飞机才起飞没多久,织田的电话没开机,根本就无法接得通。
慢慢的把脸埋进趴在方向盘上的手臂里,说不出的懊悔。
如果,真的多一张机票,我……
想要和你在一起,所以,请你平安无事的回到日本。
请你,一定要等着我。

END

评论
热度 ( 5 )
  1. __林澤琰Shun暧昧 转载了此文字
    从文到番外都………………我真的会当真的……

© __林澤琰Shu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