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林澤琰Shun

殺人放火金腰帶,修橋補路無屍骸。

【Love】(甲斐x铃木)只是一个脑洞 双渣注意

【Love】

 

设定是两个人已经睡过了的关系,但是甲斐只是对铃木还不错,工作时还是和往常一样严格要求,也没有明确的说明两个人究竟是怎么回事。

 

铃木没有安全感,但是又不敢问,他怕甲斐嫌他烦。同时又觉得自己应该表现得像大人一点,既然甲斐没有明说,那就把这当成一件小事,反正这种事在现代社会中也很正常。而且两个人的地位太不对等,又要偷偷摸摸的,如果他全盘投入,一定会遍体鳞伤。

 

铃木这么稀里糊涂过了一段时间,砂里跑来给他做饭,他就说服自己那只是青梅竹马的朋友,另一边他又对圣泽有一点好感,铃木就在她们中间摇摆不定。

 

他维持着两边的关系,两边都装傻,试探性的看自己这么做甲斐会不会在意,但是他发现甲斐一如既往,见客户也不带他,还带着玉井去和客户吃饭。铃木就确定甲斐不怎么在乎自己了,所以干脆坦然接受砂里每天往他家里跑,一边又追着圣泽。

 

本来生活没什么波动的,但是铃木没想到砂里在办公楼楼下亲他,这一幕除了被圣泽看到之外,甲斐也看到了。铃木稍稍有点慌乱,但是他解释说这是个意外之后,甲斐就没有追究,好像一点都不在乎的样子,铃木心里五味陈杂,干脆就去追圣泽了。

 

后来铃木和圣泽在办公室接吻也被甲斐看到了,在铃木以为甲斐不会管他的时候,甲斐要他下班后留下来,对他说,你又要玩这种把戏了吗?无论做什么都给自己留好了退路,上次给自己留了三千万,这次还找了两个女朋友?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铃木纠结了一段时间,终于下定决心和甲斐好好过(),解决了身边两段暧昧不明的关系,一心一意当甲斐的小男友。

 

甲斐看他表现不错,也对他上心了点,周末偶尔会约约会,两个人的关系慢慢变得像恋人了,虽然甲斐还是没有明说,也没有承诺,但是铃木觉得他们是在谈恋爱了。

 

但是某天,两个人一起过夜的时候,已经到了甲斐家里,铃木准备去洗澡了,甲斐却接了个电话,挂了电话后说代表找他,有事情要谈,他要去律所一趟。

 

铃木问他,是要加班吗?甲斐说,是,今晚你可能要一个人睡了。

 

之后司机就来把甲斐接走了。

 

铃木一个人在家窝了一会儿,觉得甲斐职位这么高了上司要他去加班他还是得去加班也挺辛苦的,就买了宵夜想去犒劳一下他,毕竟自己也是他小男友。但是等他拎着宵夜到律所的时候,甲斐的办公室却是黑的,只有所长的办公室亮着灯,他怕自己打扰了他们的谈话,轻手轻脚的走过去,却意外看到甲斐和幸村在接吻。

 

甲斐背对着他,微低着身子,搂着幸村的腰,是那种全然投入的吻法,和吻他时犹有余刃的感觉完全不一样,光是看着,仿佛就能感受到无可比拟的爱意。

 

铃木愣在那里,手上的宵夜掉到地上,甲斐竟然没有听见。但是幸村听见了,幸村睁开眼睛,看到他站在门外发愣,就在接吻的间隙中抬手揽住了甲斐的后颈,像摸一只大狼狗一样摸甲斐的头发。她用这个行为告诉铃木他们之间地位的悬殊。

 

她可以随意驱使甲斐,可以随意揉他一丝不苟的头发,无论什么时候一个电话甲斐就会到她身边来,这是他永远不可能企及的事情。

 

铃木失魂落魄的回到甲斐家里,坐到天亮,等着甲斐回来。

 

甲斐回来后,铃木问他,你说我总是给自己留后路,随时准备逃跑,那你呢?

 

甲斐坐在沙发上沉默良久,最后,他看着铃木的眼睛坦然道:她不是我的退路,我认准的路,从来只有那一条。

评论 ( 6 )
热度 ( 13 )

© __林澤琰Shu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