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林澤琰Shun

殺人放火金腰帶,修橋補路無屍骸。

写手年度总结

感谢爱鱼 @林小鱼 的邀请,我今天想写点什么但是什么都不想写,就写写这个吧。


01.笔名(如果可以的话,请简述他的由来)

笔名,林泽琰。之前是泽琰,后来我终于有了姓(。

嗯,首先泽琰是《七侠五义》里白玉堂的字,白玉堂,字泽琰,是我最最最最无法放下的白月光,所以非常不要脸的取了他的字当作自己的笔名。而林这个姓的由来则是因为《smile》里的恶役林诚司,后经吗啡酱煽动,干脆一起姓林了。


02.大概是从什麼时候开始从事写作的呢?在那之后,引发你「想继续写下去」的动机是什麼?

大概是在四年前,刚上大学的时候,帮亲友做了一下校对看了一下她的文给她提了点意见,就被亲友鼓励说你写写文吧,然后我就开始写了。结果那个亲友现在不写文去学软件了,我还在写文hhhhh。

想继续下去的动机是......发现自己无处安放的脑洞终于找到了一个宣泄点,不再是一个幻想症患者了。


03.觉得自己的文风是什麼样子的?其它人又有什麼看法?

文风还蛮多变的......可以写的很诙谐,偶尔也可以把自己写哭,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一定要说的话,大概是一杯无论何时都能喝下去的水吧。

其他人的看法我其实不是很在意的.....嗯,不过至今还没有被人说过写的烂。


04.早期的文风和现在的风格落差大吗?请简述之间的差别。(不论是结构、文字叙述、故事走向、常写的题材等)

落差还挺大的,早期文风字里行间里就能看出是个没什么见识自娱自乐三观很正的小傻逼,像是照着满分作文照本宣科一字一句都不敢出错的学生,且he居多,大多数主人公都是很正经的人。

后来就老油条了,想怎么写就怎么写,全部都随心所欲,比较像从来不按比例画人的clamp(当然我没有那么厉害)。


05.喜欢的风格(不论是文字、故事的走向等)是什麼样子?

虐文。

对刀情有独钟,喜欢一地鸡毛也喜欢盛大落幕,喜欢肝肠寸断也喜欢君子之交,诡异怪诞也好理所当然也好,只要是写得好的虐文我都喜欢。


06.觉得自己最擅长写什麼?(如果不知道自己擅长什麼的话,想想在写什麼的时候感觉键盘/笔杆要爆炸了)

好像没有很擅长的......我这个人真的是看感觉的,但是一定要说的话,应该是在捅刀的时候吧,结局为be的文我矜矜业业一篇都没坑,但是he写完的一只手都不到。


07.最不擅长写的又是什麼?(如果不知道自己不擅长什麼的话,想想在写什麼的时候总是遇到瓶颈)

不擅长写很幸福的场景,我每次写那种温暖人心的剧情事后读来总有一种幸福到极致过后的悲凉感,甚至会别开眼不想看hhhhhhhh


08.你写一篇小说/文章需要多少时间?

如果是短篇,顺利的话可能一个下午?

中长篇就压看情况了,如果打了鸡血可能写得很快,忙起来的话可以拖半年的,最高记录是一天1.2w,但是这种情况可遇不可求。


09.在开始动笔之前会花多少时间准备呢?

就是在笔记本上随手勾勾画画而已。


10.在创作的时候有什麼特别习惯吗?它有没有造成你的困扰?

要安静,绝对安静。

但是也不一定,感觉来了我公交车上也能写。


11.是手写派还是打字派?创作时使用的工具是?(惯用的笔记本、笔、程序等)

打字派,之前用wps,手机备忘录,现在用电脑自带的。


12.有写草稿的习惯吗?草稿跟正式稿的风格有落差吗?

基本不写草稿,写了草稿我就不想写了(。

 

13.喜欢写什麼样的题材?

年龄差、出轨、双渣、替身、强制爱、贵乱、单箭头(对不起)


14.最喜欢的文字创作者(不论是自创、同人写手或职业作家)是谁?他们有影响到你的文风吗?

首先是鼠猫圈的一月太太,《今宵独立》至今是我心中的神文,虽然我已经不爱he了,但是这篇文是不一样的,总而言之就是不一样。

接着是《西塞剑光寒》的作者,虽然我已经忘了她是谁了,但是我永远记得这篇看完的震撼,真的是肝肠寸断,我哭了两星期,从此变身抖m跳入be大坑再也爬不出来。

再后来是《完美时刻》的作者,这个太太十年前写完了这篇文,但是因为太喜欢她我抽丝剥茧把她找出来了,但是她圈名改了好多次,不知道该放哪一个,所以就不提了。

最后最要我命的就是玲珑太太了。同样也是一位大手,拿着刀把身经百战的我捅得浑身上下没一块好皮,但是深深爱上了这种被虐的感觉。

这几位我不同时段遇见的太太极大程度上影响了我的文风......至于我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看看她们的文就懂了(。


15.你有梦想过你能当上作家,或者能从事相关的职业吗?

其实我的梦想是当一个画家hhhhhhh

还是只当兴趣爱好吧。 


16.在文字创作上有什麼特别的经验或回忆呢?

我为了织田裕二写了几十万字,这个圈冷成这样,可是我竟然写了大几十万,这是我最最最骄傲的事情!!!

还有认识了太太,那种心灵相通的感觉!!!我爱她!!!!


17.那麼,你喜欢写小说这件事吗?或者说你对它的热衷程度如何?

喜欢呀。

热衷度大概是如果我可以吃穿不愁我就窝家里写一辈子小说。


18.从一开始到现在,觉得自己写过最喜欢的文章是?请节录一个片段。(不论自创、同人、学校作文,如果都有喜欢的也可以都放上)

《云梦不知梦》

他才不过而立之年,便开始追忆往昔。

《折堕》

他戴上了眼镜——这感觉十分奇妙,他已经见过了这张脸在成熟时英俊的面容,却又猝不及防的,和他幼童时才会展露的稚嫩会面了,他讲他抚养长大,陪伴了他的少年时期——他会在日复一日的温故中看到这副面容与他熟悉的笑脸重合,而到了那个时候,他已经老去,并永远不再有机会看到岁月蹉跎爬上他的脸庞。

在他的记忆里,他将永远都是年轻的模样。

(港真这一篇我从头到尾都喜欢,没有不喜欢的地方。)

Bitch》

他误会我的意思了,我只是想要和他约会罢了。然后我回了家,和他三天后的晚上约在十二号街区的酒吧门口见,那天晚上我做了个梦,梦到我打开电视看到了他,他还是穿着他那套休闲西装,腰细腿长,外套里搭着背心,低头弯腰都腥风血雨,报纸上每天的头条都是他,绯闻和黑料各一半,绯闻说他和电影公司的董事上床了,黑料是他过去在红灯区里明码标价。都是真的,他美就美在他的真实,和他有一腿的男演员一本杂志都排不完,风口浪尖处的风景或许更适合他,不知道他有没有在后台和制片人乱搞,不过他大可不必那么做,他电影的本子太多了,堆在他面前和不要钱的废纸一样,他就抽着烟一本一本的挑,没看两本就都推下桌子跟经纪人撒娇说他就想演那种电影院里播不了的,当然,经纪人也跟他搞过。

然后我的梦醒了,我穿好衣服带着钱包去酒吧前和他见面,他换了身我没见过的风衣,半张脸遮在围巾里,路边的醉鬼在向他搭讪,他靠着路灯似笑非笑。

然后我们一起进了酒吧,坐在角落里,几个吻过后他拉着我的手摸进了他的风衣——

他里面又什么都没穿。

其他的...其实还有很多,但是我真的懒得一点点贴了


19.喜欢自己现在的文风吗?希望自己的风格有什麼样的改变?

 还行,不过说实话我已经瓶颈很久了......


20.最后,请你点五位有在写作的朋友填写这份问卷。

 呵呵我没有这么多写作的朋友,我甚至没什么朋友(

 太太比较忙就不难为她了w


评论 ( 4 )
热度 ( 9 )

© __林澤琰Shu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