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林澤琰Shun

殺人放火金腰帶,修橋補路無屍骸。

【恋爱十五题】甲斐x铃木

翻备忘录忽然发现!自己还写了这个!!

——————————————————


1.初次拜访


这是铃木第一次清醒的来到甲斐家里,他站在这栋独栋的房子门口发了几秒钟呆,才跟在甲斐后面进了院子,他小心翼翼的走在铺着青石板小路的庭院里,东张西望,拘谨的踩上了门口的台阶,欲言又止。


看着甲斐在他前面拿出钥匙,铃木终于忍不住问道:“甲斐律师一个人住在这么大的地方……晚上会不会害怕?”


甲斐推开房门的动作顿了一下,缓缓回过头,眼神瞟过他,像在看着一个傻瓜,“你以为我多大?和你一样?”


而后他丢下铃木,大步走进了屋子。


铃木也知道自己问了个蠢问题,他抓了抓头发,抱着公文包急急忙忙跟上,刚踩进玄关,还没来得及说“打扰了”,甲斐的声音就又传了过来,“脱鞋。”


“这个我当然知道……”铃木看着眼前亮得反光的木地板小声嘀咕,就算他刚刚问了一个蠢问题,也不至于连常识都不知道。


铃木放下包,从旁边的鞋柜里拿出拖鞋,换鞋的时候,却忽然抬起头。


“那个……甲斐律师,那天……”铃木脸红了红,想起了一些糟糕的事。“上次我来这里的时候,脱鞋了吗?”


“上次啊——”甲斐端着咖啡从里面走了出来,他果然也想起了让他们关系转变的那个晚上,他看着铃木盯着他,堪称乖巧的把皮鞋放好的动作,促狭的挑起了眉毛。


“你不记得了吗?上次你走到这里的时候,已经连衣服都脱了。”


2.冰箱上的留言


礼拜六的早上,披着睡衣悠闲的走到厨房的甲斐收获了去加班的铃木留在冰箱贴下的便签。


冰箱贴是铃木喜欢的游戏发售的周边,花花绿绿的,和造型简练设计感明确的冰箱格格不入,一开始铃木把它贴上去的时候,甲斐反对了好几天,他每次看到,都要把它拿下来,但这个花花绿绿的东西总是在第二天早晨偷偷摸摸的回到原位。


这么来去几次之后,甲斐心想,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既然反对无效,那家伙又那么坚持,就随他去好了——


不过现在他顾不上反对这个冰箱贴了,甲斐开始对这张冰箱贴下夹着的留言有意见。


「请不要把我的炸鸡块和薯条丢掉」


后面还加了三个感叹号。


炸鸡块和薯条,是铃木昨晚点的外卖中没有吃完的部分。


昨晚本来应该约在中餐厅里共进晚餐,不巧甲斐晚上去陪了客户,约会只得取消,铃木一个人回家点了一堆垃圾食品对付晚饭,那股仿佛泡在快餐店里的炸鸡块的香味,甲斐一回家就闻到了。


他没想到,铃木昨晚把屋子里弄的乌烟瘴气就算了,他竟然把它们留到了今天。


为什么要吃这种一无是处毫无品味的东西?


甲斐打开冰箱,毫不客气的拎出角落里存在感强烈印着logo的打包袋,转头就把它丢进了垃圾桶。


还拿出手机拍了张照片发给铃木。


「已经丢掉了。」


想了想,为了防止铃木在工作中心情骤跌,还是追加了一条信息过去。

「什么时候下班,我去接你,吃晚餐。」


3.成对的咖啡杯


铃木已经和甲斐有了成对的手表,却还没有成对的咖啡杯,铃木像个想和女友用上所有情侣款的高中生一样思索了一下这件事,然后打消了这个念头。


手表可以藏在袖子里,但要是在同一家事务所里明目张胆的端着成对的咖啡杯,未免也太嚣张了。


于是铃木转换了目标,他在某天晚上洗过澡后扑上了甲斐的胸口,笑着说,他想要一个和甲斐律师成对的刷牙杯。


4.购物


甲斐说不清自己是喜欢带铃木逛街还是不喜欢带他逛街。


他能赏脸走进去的店面,铃木跟在他后面,走一圈,能大呼小叫一万句好贵。


虽然吵吵闹闹又没见过世面惹来了不少人的侧目,但是身材高挑脸蛋漂亮的年轻人搭上那些价格昂贵做工精湛的奢侈品,看起来着实赏心悦目。


可是每当甲斐掏出钱包打算给他买下什么东西的时候,铃木底气略显不足的声音就会从旁边飘了过来,“这些,也要从我的工资里扣吗?”


甲斐看了他一眼,刚想开口调笑他两句,却又想了想,转过身,把钱包收回了口袋。


铃木的薪水总有一天会多到他自己也买得起这些,就像他凭借自己的努力得到那块手表,到了那个时候,他可以在一旁指指点点他的品味,现在,还是让他们的关系纯粹一点吧。


不过这次,甲斐还是买了两个易碎品,由店员细致的包好,递到铃木手里的时候,被特地嘱咐要轻拿轻放。


“所以……这里面到底是什么呢?”


铃木在上车时还是不小心把包装盒磕了一下,他战战兢兢的看着甲斐。


“这个啊。”甲斐抬手示意司机开车,然后才回头威胁铃木,“如果你把它弄坏了的话,以后就拿一次性纸杯刷牙吧。”


5.穿对方的东西


洗过澡后,铃木拿着属于他的新漱口杯美滋滋的对着镜子刷牙,满嘴泡沫的时候,面前的镜子里出现了甲斐的身影,甲斐不知道被什么吸引了注意,抱着手臂,表情怪异,上下打量了他一通,铃木直觉自己又要被挑剔一遍,果然,甲斐靠在门框上挑起了眉。


“你这身睡衣——”


“这身睡衣?睡衣怎么了吗?”铃木咬着牙刷转过身,拉直了自己带来留宿的便服。白色的棉质短T上面,张牙舞爪的小怪兽正在对他龇牙咧嘴,而长度只到大腿根的小短裤上还有维尼熊抱着蜂蜜罐。


“这套衣服超舒服的,我在家里都是穿它睡觉,因为要带过来昨天还特别洗过……”


甲斐盯了他一会儿,眼神从铃木刚洗过的乱蓬蓬的头发上移开,流海遮住额头,看起来更年轻了。


“你以为自己还是个高中生吗?太幼稚了。”说完之后,甲斐丢下他,走回了卧室。


“唔?”铃木吐完嘴里最后一口泡泡,抹抹嘴,追了过去,“那我应该穿什么?”


话音刚落,一件东西盖到了他头上,遮挡了视线,铃木抓下来一看,是件睡袍。


甲斐站在衣柜前向他抬了抬下巴,“以后洗过澡就穿这个,比你的小怪兽强。”然后示意他换上试试。


铃木拉起T恤的衣角,意识到甲斐还在盯着他看,脸莫名红了红,转过身脱下衣服,像披斗篷一样披上了睡袍,穿好之后拉起衣领来抖了抖,“和甲斐律师的是一样的……”


他抬起头,眼睛发亮,“是情侣装吗?”


甲斐瞟了一眼过于兴奋的年轻人,勾起了嘴角,故意道:“不,亲子装。”


6.误会


铃木以为相较于恋人身份自己对甲斐而言更为重要的功能是人型硬盘,简单好用,一问一答,续航时间长,方便又智能。直到他又一次躺在沙发上背文件背到睡着,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身上多了一条毛毯。


“谢谢你把这个给我……”甲斐不在办公室里,铃木走到玉井桌旁,打着哈欠道谢。


“是甲斐律师给你盖的哦。”玉井盯着电脑,头都没有抬。


诶?铃木张着嘴愣住了,他审视起了那条毛毯,把它毕恭毕敬整整齐齐的叠好放回原位之后,铃木回到座位,重新审视了自己的地位。


应该是不会有人给移动硬盘盖毛毯的吧?


这么说来,他在甲斐律师心里的地位……


至少也应该是只宠物才对。


7.恋人的背影


铃木喜欢看甲斐的背影,至于为什么是背影,主要是因为……如果他盯着甲斐看的时候不慎被他发现,那个骄傲自满自信心爆棚的家伙一定会好好嘲弄他几句。而除此之外,甲斐的背影也确实令人安心,肩膀的轮廓宽而平直,站在窗边,夕阳打下来,线条像崇峻的山峰,他总是免不了要多看几眼——


只是他不知道甲斐背后也长着眼睛,脊背笔挺的大律师向来对自己的身材很有信心,不过,他还是调整身体,不动声色的把肩展得更开了些。


有一双充满爱慕的眼睛在盯着他,可不能让年轻人失望。


8.故地重游


铃木又一次和甲斐一同出现在了他们初次见面的那家酒店,只不过这次的身份不是毒贩和律师,而是在宴会结束后开了间高楼层的豪华大床房而接受着店员好奇又克制的眼光审视的上司和下属。


“感觉怎么样?”上电梯的时候甲斐这么问他。


铃木抱着公文包还在脸红,“诶?”


“用不用我下次包下二楼的那间套房让你戴上墨镜重新体会过往激情燃烧的岁月?”


铃木抱紧了自己的包,“……不用了。”


9.拿手菜


甲斐在铃木期待的目光下勉为其难的尝了一口他亲手制作的加了两个蛋的夏威夷草裙舞风情泡面。


然后趁着铃木接客户电话的时候把它们倒进了垃圾桶。


10.搬家


甲斐没有和谁同居过,那栋大房子是属于他一个人的,宽敞又简洁,他觉得刚刚好。


但是当铃木抱着他的大箱子小箱子一起搬进来之后,他的大房子忽然变得满满当当了,但是他还是觉得刚刚好。


11.合影


律所在接近年终的时候拍了张合影,甲斐作为高级合伙人,和幸村站在画面中间,而铃木则跟那些和他等级差不多的家伙们一起站在照片边缘。相较于甲斐的春风得意,照片上的铃木表情有些微妙,看上去很傻,不过那也没有办法,毕竟谁也不会管一个普通的律师助手在合影时有没有露出笑容。


铃木在下班后收到了那张照片,他点开邮件,放大图画,往甲斐身边凑了凑,举着手机,把屏幕和自己的脸摆在一起,“我看起来真的有这么奇怪吗?”


“嗯——”甲斐的目光在铃木的脸和手机屏幕之间来回打量了好几遍,掏出手机,拉着铃木来到了穿衣镜前面,掏出手机给他们拍了一张合影。


“这样看起来就不奇怪了。”


他把手机递给铃木,“满意了吗?”


照片上的两个人并肩站在一起,没有穿西装,但是看起来都很棒。


铃木盯着照片看了半晌,露出一个小心翼翼的笑脸,又提了一个要求。


“那个,可不可以再拍一张?我想要再——近一点。”


“嗯?”


铃木掏出自己的手机调好了前置。


“像这样。”


他飞快的亲上了甲斐的侧脸。


12.纪念日


铃木看着路旁的圣诞树眨了眨眼睛。


他被节日的气氛感染到,觉得他和甲斐之间需要一个纪念日,而圣诞节就是眼下最好的机会——他们一起度过的第一个圣诞节。


“您觉得这个纪念日怎么样?”


他跑进甲斐的办公室撑上桌子,兴冲冲的问道。


甲斐看了他一眼,还没来得及回答,身后传来了幸村的声音。


“什么纪念日?”


铃木一脸大祸临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甲斐看着他的天塌脸,从容不迫,合上了文件夹,答道。


“纪念他在我手下加班的第一百个日日夜夜。”


“那还真是值得纪念。”


幸村笑着拍了拍铃木的肩膀。“以后加班的日子还长着呢。”


13.被拒绝的要求


“下次上床的时候你可以可以......”甲斐举起手比划了一下。


“不可以。”


这是有史以来铃木对甲斐提出的要求拒绝的最决绝的一次。


不过三天后他还是去商场里买了条连衣裙,刷的甲斐的卡。


14.旅行


按律师的工作强度来看铃木是没有机会出去旅行的。


可是他想要出去旅行。


于是甲斐去热海的温泉旅馆谈生意的时候带上了他,铃木开心得小拳头都要挥舞起来,一路上任劳任怨背着资料,一晚上没睡觉眼睛都闪闪发光。


等到了那边,正事全部办完之后已经是深夜了,顶层的露天温泉因为甲斐的面子为他们延迟开放到两点。铃木泡在暧和的热水里,趴在池边,望着山下星星点点的灯火,长舒了一口气,舒服得昏昏欲睡。


甲斐靠着水池,看着眼睛快要眯成一条线的铃木,无奈道:


“我已经告诉过你了,出差会更辛苦。”


“没关系。”铃木把脸枕在手臂上,转过头看着甲斐,他的脸红扑扑的,弯起的笑眼里藏着细碎的星星。


“我想和甲斐律师一起旅行。”


15.牵手


泡完温泉的铃木状态呈现为两个极端。


他精神上神清气爽,身体上却更加昏沉,从池子里爬出来的时候身体绵软,走路都摇晃。


在他撞了一下更衣间里的门框之后,甲斐终于看不过去了。


“扶着我吧。”他走到铃木身旁。


本来是想要铃木搭着他的肩膀,可是头发湿漉漉的年轻人却伸手牵住了他浴衣的袖口,可怜巴巴的看了他几眼之后,牵住了他的手。


他们的关系明明要比这深入的多,牵手都显得太过纯情了,但这好像是他们第一次牵手。


甲斐感受着手掌中触感更为年轻的手指,顿了顿,没有纠正这个错误。


走廊里没有客人,时间太晚,连服务生都见不到。


于是交握的手掌顺势变成了十指相扣。


他们走回房间,甲斐一只手掏出钥匙开门,身后的铃木轻轻把下巴搁在了他肩膀上。


“我最喜欢甲斐律师了。”


——————————————————————

Fin.


评论 ( 15 )
热度 ( 42 )

© __林澤琰Shu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