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林澤琰Shun

殺人放火金腰帶,修橋補路無屍骸。

【双裕|大明星x小明星】我就随便写写

大明星x小明星

织田裕二x中岛裕翔

——————————————————


小明星自从三秒钟前被他共演的大前辈在戏里用手指挑了下巴之后,整个人都很不安宁。


倒不是那场戏的发挥有什么问题,戏拍得很顺利,但是他这里很不顺利。现在,他蹲在休息室里,捂着下巴,觉得脸好烫,心神不宁。一定要说的话就是那种dokidoki的感觉。


这种感觉以前也有过,是他第一次和大明星见面的时候。


刚知道要和大明星共演的时候还是夏天,小明星流着汗,心里七上八下,因为这位前辈很厉害,不是普通的厉害,是超厉害,不工作时是失踪人口,工作时腥风血雨。


小明星工作结束后回家,抱着腿窝在沙发上,在wiki上打出了大前辈的名字,影视作品分条罗列,拿过的奖堆成小小的山峰,出过的碟和CD编上号码,多的能打牌,一排排的看下来,长长的滚轮仿佛滑不到尽头,小明星心里咯噔一下,心想完了,早知道他超厉害,没想到他其实超超超厉害,肯定很难搞吧。


果然,长长的进度条看完之后,就搜到了一堆关于大明星的小作文的。


小作文里说,大明星平均每部剧至少耍一次大牌,和共演吵三次架,删减八次台词,还要改11集剧本。这几个讨人厌的习惯他坚持了数十年,雷打不动。


小明星看着连个锤都没有的报道轻轻的“哇”了一声,计算一下一番的工作量,心想他精力可真旺盛。


虽然知道小作文都是乱写的不过他还是有点忐忑,毕竟一般来说厉害的人确实都有一点点性格,要达成别人达不成的成就就一定会有异于常人地方。大明星在他出生前就是一番,到现在还是一番,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傲气什么的肯定还是有的,还是小心行事比较稳妥。


小明星就在这种思维定势之下终于迎来了和大明星见面的那一天。


小明星那段时间在准备con,会面去的有点晚,虽然没有迟到但他往会面室走的时候还是战战兢兢,因为大明星已经到了,他据说是个很讲究礼貌和尊卑秩序的人。小明星害怕一见面自己就像他事务所的某个倒霉前辈一样被大明星劈头盖脸摔剧本,所以把背包抱在胸前,里面装着他做好笔记贴厚了三分之一的剧本——如果......如果被骂了的话,就把这个拿出来防身。


小明星在门外深吸口气,露出一个闪亮的礼貌乖巧人见人爱的表情推开了门。


大明星坐在里面,背对着他。


听到开门声,大明星的椅子转了过来,两个人打了个照面,刚准备要问好的小明星惊呆了。


因为大明星穿着戏服,西装革履,笑的见牙不见眼,手里还拿着一个小熊风扇。


小明星的心dokidoki了一下,他回家后就把那些奇奇怪怪的周刊周报全部拉黑了。


不过他还是留了个心眼,说不定大明星只是私底下比较随和,其实工作时还是魔鬼?于是他又战战兢兢的进了片场,心想还是要表现的好一点,争取不要被骂,如果被骂的话,那就立刻低头认错做好笔记,当一个知错就改的好小孩。


他抱着这种心态,给自己打气,迎接着大明星的笑脸。


第一天,第二天,第三天……好几周都过去了,他一直没有被骂,不仅没有被骂,今天还被大明星挑了下巴。


剧本里没有这一段,是大明星的即兴发挥,没有人对他的即兴发挥有什么异议,毕竟这一段顺下来,怎么看都合情合理,唯有小明星超级在意,心想怎么办啊这戏连一半都没拍到呢,大明星的魅力值进度条才走了一半呢我就dokidoki了,这部剧演完我可能就不是我了。但是还能有什么办法,只能硬扛。


但是硬扛也是扛不下来的,因为大明星是个影帝,演技超好,小明星还是想跟他多学学,所以每天都过得很矛盾,在片场的时候,又想移开眼睛,又想盯着大明星猛看,看着看着又觉得好帅,背过身捂着脸心脏狂跳,这么来来回回,都快要心肌梗塞了。


在他心肌梗塞之前,大明星发现了他的不对头。他想这个年轻人是不是工作太忙压力太大,怎么脸色变的这么厉害,是不知道这个戏怎么演,还是被自己的严格要求吓到了?


于是他休息的时候主动和小明星交换了电话号码,看着剧本说要是遇到什么想不通的地方,就跟我打电话吧,我可以指点你一下。


小明星受宠若惊,晚上回家就捧着手机试着给大明星打电话,嘟嘟几声过后,电话那头响起了大明星发过十几张专辑的超宝贵的声音。小明星一秒沦陷,决定从今天开始当迷弟。


私下联系的多了,关系就好起来了,没到没大没小的地步,但是也甜甜蜜蜜。他每天趴在阳台上给大明星打电话的时候妈妈都以为他恋爱了。还劝他说你一个当爱豆的还是别谈恋爱了吧,被粉知道了多伤心啊。


小明星先跳起来反驳说我哪有谈恋爱,然后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反应未免也太大了,最后悲哀的意识到自己好像真的恋爱了。最最悲哀的是他说这些话的时候电话还没有收线,大明星在电话那头低低的笑了一声,然后和他说了晚安。


小明星趴在阳台上魂不守舍,满脑子都是完了完了完了真的恋爱了,但是他试想了一下明天能不能做到不给大明星打电话。


不能。


一秒否决。


算了,他还是想谈恋爱。单恋也可以的。


于是小明星就稀里糊涂的把这种状态维持到了戏拍完。杀青的时候超怅然若失,他没有借口再给大明星打电话了。拍完照片后,他一个人抱着白色的花束闷闷不乐,大明星看他那么难过就端着咖啡安慰他说也不用这么不开心吧,杀青了也没什么不好,电话想打照样可以打,而且我们可以试试在片场以外的地方见面了。


小明星抱着小白花懵懵懂懂,说那我们在哪见面呢?


大明星给他发了串地址,说这是我家,我们两个在外面见面有些麻烦,等你有空的时候可以过来,我一般都在家养鱼。


第二天大明星也杀青了,小明星从新闻里看到,他抱着白色的花束和自己的一样。


于是他抽了休息日跑去大明星家,和他听歌养鱼看电影,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大明星做的事他都跟着做,唯独不能像大明星那样晒太阳。


他是抱着接受人生指点的心态去的,不过等去的多了,看透了大明星这个人之后,小明星觉得自己实在是想得太复杂了。他不该看了几篇小作文就真的以为大明星是个多难搞的人,也不该以为大明星比自己多活几十年就是个多么沉闷多么沉稳的大人,他其实怕冷又怕热,怕麻烦又怕累,那些新闻媒体找不到他下落的工作间隙,其实都在家里镇静的偷懒。


其实他还是蛮可爱的,就和那个小熊风扇一样。


不过有一点还是没变的。


小明星头发乱蓬蓬的从大明星床上爬起来的那天,心想,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他还是超厉害的。


——————————

fin.


评论 ( 14 )
热度 ( 35 )

© __林澤琰Shu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