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林澤琰Shun

殺人放火金腰帶,修橋補路無屍骸。

【双裕】一千零一夜1-5

*织田裕二x中岛裕翔

*说是叫【一千零一夜】,其实就是个类似于xx题的东西

*上接那一篇《大明星x小明星》

————————————————


1.传达到位的新年祝福


小明星结束一天的工作回家时,在门口捡查了一下信箱,从里面拿出几份广告传单之后,一个信封静静的出现在了箱底。


“这是什么……”


他把信封拿出来,翻动了一下。


“Deps……”小明星念出了信封上的字样,而后他的神经跳了一下,忽然反应了过来,“不是吧,Deps?”


幸好他今天检查了一下信箱。


小明星拿着信封跑进家门,在客厅里坐下,把信封放上桌面,抽出纸巾仔细的擦擦手之后,才重新把它拿起。


这里面会有什么呢……


他小心翼翼的拆开信封,从里面掉出了一张新年贺卡,拿在手里,还没打开就已经露出了笑脸。


虽然上面的HappyNewYear是打印而非手写,虽然这和大明星fanclub每年寄给粉丝的固定款式也没有什么不同,虽然这是张再普通不过的新年贺卡,但是因为它来自那个人的事务所,充满了那位大前辈的特色,甚至有一点好笑的年代感,于是这张花花绿绿的贺卡也变得有趣起来了。


而且,他并没有加入大明星的fanclub,一分钱会费都没有交过,更没有填写过地址,却收到了事务所的新年贺卡,这是大明星特地寄来的。


小明星搓搓手,打开贺卡,读在嘴里的每一句早就见过千百遍的新年祝福都足以让他勾起嘴角。


然后他看到了贺卡的末尾,是大明星的手写签名。


学着他的样子,只写了一个字。


裕。


小明星一下子蹦起来。


大明星check他的杂志了!


然后他的手机欢快的响了起来,是大明星发来的邮件,他手忙脚乱的点开,看清上面的文字之后,一下子躺在了沙发上,开心得像一条散播好运的锦鲤。


2.肤色差&年龄差


东京巨蛋的控结束后,小明星搞来了几天假,为了赴一个十几天前定下的约会,飞到了夏威夷。


在没有人认识他们的地方,小明星毫无形象的坐在沙滩上,猛吸了口果汁,长长的舒了口气。


他看着身旁穿着沙滩裤晒着太阳的大前辈,觉得他很适合这里。因为他每次去大明星家里的时候,他都和鱼呆在一起。


要么抱着装着甲虫标本的玻璃皿在他自己搞出的微型生态系统里对着游来游去的青鲣鱼发呆,要么在院子里晒着太阳钓鱼,对热烈的阳光无所畏惧。


小明星很喜欢大明星那种健康的肤色,似乎比小麦色还要更深一点,准确的来说……他毫无恶意的想,应该称那为焦糖色才对。


现在,大明星依旧大大方方的把自己暴露在阳光下面,浑然不顾自己会不会在下一个发出的fan club短视频里又黑成焦炭把粉丝震惊。而小明星还记得自己爱豆的身份,他和大明星挨着坐,却只能涂满防晒霜,小心翼翼的躲在遮阳伞的阴影里。


他其实是很想晒太阳的,也并不吝惜自己的肤色,但是热带季风地区的阳光那么厉害,说不定短短几天就会晒成东京晒不出的颜色,回去之后,被追根究底,反倒很麻烦。


不过,虽然不能放肆的晒太阳,但仅仅只是坐在金色的沙滩上,看着蔚蓝色的海面,就已经十分愉悦的放松了身心。


“前辈不用涂防晒霜吗?”


在盖上防晒霜的盖子之前,小明星还是关心了一下身边的大明星,这里面还剩下小半瓶,用在他身上刚好。


“为什么要涂这种东西。”


大明星在沙滩上侧撑起身子,懒懒的睁开眼睛看着他。


琥珀色的瞳孔被耀眼的阳光打成透亮的浅金色,被注视着的时候,感觉就像被某种有魔力的猎食者盯住。


“因为……”小明星口中的话语就这么磕绊了一下,“紫外线太强的话……外形会很容易衰老,而且对皮肤的伤害很大……”


“可是我已经这样晒了几十年,”大明星满不在乎,挑起了眉毛,“这么说,你觉得我老了吗?”


小明星的目光因为这样充满魅力的小动作凝固了一下。


人无法逃避时间的桎梏,他的身体当然不再像年轻时那样充满了青春的意味,却在时间的沉淀中留下了更为珍贵的东西,眼角的纹路纵然是深邃的,却丝毫无损他的气质,时光已然是万分厚待他了。


“怎么会……”


“不过,你要是那么想给我涂防晒霜,就满足你一回好了。”大明星翻过身,趴在沙滩上,“杰尼斯爱豆亲力亲为的特殊服务,听上去还不错。”


小明星被他的话逗笑了,他放下果汁,坐在一旁挤出了一滩液体到手心涂开,然后认真的抹上了大明星的后背。


肩膀比他的要宽一些,背后的每一道线条都是简练而流畅的,手下的颜色与触感,让他觉得自己像在抚摸着一只斑纹美丽的豹子。


可有时候……特别是在他想起大明星毫不吝啬露出的笑容的时候,小明星又觉得自己正在摸一块热乎乎的,神奈川出产的蜂蜜蛋糕。


这个想法让小明星觉得很有趣,他挤着防晒霜,认认真真的抚摸着这具成熟的躯体,他想要表现得好一点,哪怕是这么微不足道的小事。


要知道,大明星这么多年来惜肉如金,他的场刊里,因为有豆腐块那么小的一张裸背,价格也能炒到天上去。他的身体,可是很宝贵的。


在他的手摸到大明星的后腰,也就是身体与短裤的连接处时,小明星的动作顿了一下,但还是小心翼翼的,决定把防晒霜的范围多涂一些。


大明星转过了头,正好看着他稍稍勾开了自己的裤腰。


大明星眨了眨眼睛。


“……你涂防晒霜的手法,好像下一秒就要和我上床似的。”


3.看对方的作品


就算是光照充沛到连海水也能全部洒满的夏威夷,晚上也是没有太阳的。等到太阳下山之后,两个人一起回到了酒店,在餐厅吃了一顿简单的晚餐,还出去悠闲的散了步,但是因为一整个白天都躺在沙滩上享受日光浴,光合作用创造出了多余的精力,回到房间之后,实在没有事情做,他们都精神的有些过分。


于是,不知道是出于什么样的心理——或者说是恶作剧也说不定,两个人都决定窝在被子里看对方出演过的作品。


三局两胜的猜拳,大明星输了,于是首先接受公开处刑的是他。


他本以为小明星会选择看《东爱》或是《大搜》,毕竟这是他收视率最高,名气最大的两部剧,结果小明星在他面前点开了《回首》,还是第十集。


“这个我先前就有在看了,”小明星抱着电脑靠在他枕边,“飞机上除了睡觉就在看这个,我觉得超好看,怎么想都觉得很了不起,前辈那个时候才26岁就可以创造出这么厉害的作品了......唔,现在还剩两集,今天刚好可以一起看完。”


大明星对他真心实意的夸奖不置一词,表情变幻莫测,随后才小声说,“其实我不太想看这个。”


“哎?”


“没什么,你想看就看吧。”


……


沉重的配乐仿佛鸣泣的丧钟,漆黑的天穹之下,深夜的东京,寂静无声。


雪一片片打着转下落,坠在一片失去生息的黑色衣料上。再没有力气往前挪动一寸的医生,躺在逐渐冰冷血泊里,望着虚空,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直到片尾都结束,进度条到底的画面上只映出他自己的脸,小明星才从窒息一般的战栗中抽身出来,他呆愣的摸了摸自己酸痛的眼眶,哽咽道:“竟然……竟然是这样的结局吗?”


他耸了耸鼻子,往大明星的肩窝里拱了拱,楚楚可怜,可是半分钟过去了,却迟迟没有等到想要的安慰。


然后他抬起头,看到了仰着头努力不让眼泪落下来,但是实际上已经哭得比他还难过的大明星。


“……哎?!”小明星忽然有点搞不清眼前的状况。


“等、等等,”他翻出了网站上关于这部剧的幕后采访,难以置信,“这个结局,不是前辈你自己提出来的吗?为什么你还会哭成这样啊?”


大明星接过他递过来的纸巾盖在脸上,长长的叹了口气,“我都说了我不太想看这个了……”


在大明星终于擦干眼泪之后,为了让他尽快的心情舒畅起来,小明星推荐了自己《一只小天鹅》的sp,于是情况在画面里的来未开始刮腿毛时彻底失去了控制,大明星全然不顾他这个演员本人就在床边,爽朗的笑声响亮到让他想打人。


“竟然是真的刮了腿毛吗?”大明星在那一幕按了暂停,仔细观察。


“……是真的。”小明星瞥开了眼睛。


“我有一个问题。”大明星举起了一根手指,“腿毛刮过之后,是会长得比以前多,还是会比以前少?”


小明星有气无力的回答了他,“没什么两样啦......”


“真的吗?让我看看。”


说着,大明星就掀起了被子,小明星被他的举动搞得莫名其妙,“那已经是两年前的事情了,早就长出来了,而且我的腿我的整个人你不是早就已经摸过很多遍了吗?”


虽然是这样,可是大明星还是对着他的小腿笑了起来。也或许是在笑他的腿毛吧。


“到底有什么好笑的?”因为对这样的笑声无地自容,小明星连耳朵都染上了红色,他背过身,对大明星生起了闷气。


“抱歉抱歉……”终于笑够的大明星从背后抱住连脸颊都开始发红的小明星,在他的耳朵上亲了一口,“因为转圈圈的时候实在太可爱了。”


小明星心跳了跳,就被这么轻易的哄好,窝回被子里和大明星重新开始了小天鹅的奇妙旅行。


但是三分钟后大明星又笑得不省人事。这次更糟糕,他被大明星紧紧抱在怀里,于是笑声有了形状,顺着耳朵钻进他的大脑,把他的理智全都赶了出去。


在这样焦灼的情况下,他做出了这辈子最大胆的举动。


他举起枕头,砸在了大明星的脑袋上。


4.跨世纪的情侣装


两个能躺着绝不坐着的人,分别在沙滩上和酒店房间里消磨了几天时光之后,不约而同决定去街上走走。


不用变装就能随便出门的机会可不是随便在哪里都有的。小明星兴致很高,他打开自己的行李箱考虑起了着装,以至于看到大明星套上沙滩裤,从沙发靠背上捞起一件背心穿上,就已经准备完毕,似乎就打算这么出门的时候,小小的震惊了一下。后来又想到大明星本来就是自然派的,连演唱会都穿休闲衬衣上台的人,只是出门逛个街而已,当然不会和他一样精心打扮。


但是不能让大明星等太久,所以他加快了自己的速度,抓起衣服穿好,再套上牛仔裤,拿出板鞋的时候,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的大明星睁开了眼睛。


“这双鞋,我也有。”


“哎?”小明星拎着那双深蓝色的匡威经典款比划了一下,“真的吗?”


“嗯,一模一样的一双,我好像还穿着它演过电视剧。”


“哪一部?”小明星想了一下大明星近年来的角色,“但是前辈一般都是穿着皮鞋的吧......”


“嗯,所以那个时候应该还很年轻......”大明星皱着眉头用力思考了一下,几秒钟后,从脑海中找到了答案。


“是大搜的tv,”他笑道:“是1997年的事情了。”


加上了年份之后,好像这双鞋的分量都变得沉重了许多,小明星系着一只脚的鞋带,听到他这么说,忽然高兴了起来,“前辈喜欢这个牌子吗?”


“嗯,”大明星点了点头,“不然怎么会穿到片场去,还穿着它出镜。”


“我也喜欢!我家里有几百双,不同颜色和款式,一整面墙全都是,但是我只带了这一双来,就是前辈穿过的……实在是太好了。”


“嗯?”


小明星用力系上了另一只脚的鞋带,然后站起来跳了跳,“这说不定是命中注定。”


“什么命中注定?”大明星笑了起来,年轻人总是会更容易相信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


他的眼光扫过小明星包裹着牛仔裤,无论怎么看都很赏心悦目的长腿,笑道:“是指我们二十多岁的时候都有相同的品味,都拿过Best Jeans,现在却一起演了《SUITS》吗?”


“这是我拿到的第一个和前辈一样的奖项......”小明星跪上沙发,伸长了手臂去摸昨晚丢到沙发后面的皮带,“我当时就偷偷觉得,这说明我们应该在一起……我还在接受采访时提到前辈了,不过大家都觉得我是在宣番......”


“那么早?”大明星挑起了眉。


小明星这时终于捞到了自己的皮带,他手忙脚乱的把它穿到腰上,还不忘笑眯眯的抬眼看着大明星,“嗯,第一眼,一见钟情。”


然后他扣好了皮带,走到门口拉开了门,“走吧。”


大明星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也因为是年轻人,所以才总是能毫无保留的说出这种让人心动的告白。


他拿起钱包走到门边,出门前,轻轻在小明星屁股上拍了一下。


“今晚早点回来吧。”


5.就舌头的柔软程度来看是你赢了


沙滩吹来的海风撩起了窗帘,海浪也静谧无声,夜晚的气息浪漫而缱绻。


酒店套房里只开了床头的两盏台灯,已经洗过澡,换上睡衣的小明星散发着沐浴露的香气,他乖巧的坐在大明星面前。


大明星看了他片刻,手抚摸上他的喉结,顺着线条完美的脖颈上延到锐利的下颌,手指掠过脸庞上的痣,捏着小明星的下巴,在那里停了下来。


指腹下的触感细腻又温热,像在摸一条上好的绸缎,这是当然,他的小情人只不过二十出头,还青春得正好,饱满的唇瓣被水汽蒸过,也微微的泛着红,现在,那双唇在他眼前缓缓的张开了。


“舌尖向上,往舌根部分卷起,两侧稍稍收拢一点......”


“像这样?”小明星抬起了头,乖乖照做,张嘴发出了几个神奇的音节。


今天......他们一起出去逛街的时候,学了一段时间英文的小明星本来打算在前辈面前大显身手。他想,前辈再怎么厉害,毕竟已经上了年纪,在他的印象里,父母那一辈的人,英文发音都是很成问题的。


所以他一直跟在大明星身后,时刻准备着。但是等他回过神来,大明星已经十分顺利的从当地人手里买到了两支冰淇淋,顺利到......顺利到就像是在东京街头的便利店里买了两支冰棍。


“为什么……”小明星接过冰淇淋舔了一口。


“为什么这么好吃?”


“不是,为什么......为什么……听不出口音?”


看着他迷惑的表情,大明星笑了一下,“你以为为什么我这么多年私生活从来都没有被记者拍到过?”


小明星明白了,因为大明星不工作的大多数时间,不是窝在家里,就是住在国外。


“而且,那么多年的世界陆上也不是白做的……”说到这项明显偏离演员本职的主持工作,大明星心情很不错,他吃着冰淇淋走在前面,愉快之余,答应了帮小明星纠正发音的请求。


“对,像这样,舌头再卷一点……”大明星注视着小明星的舌头。


本来是气氛良好的发音教学,在那样认真的目光下,小明星却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他坏笑着,挺身跨坐上了大明星的腿根,故意把脑袋往前凑了些,压低了声音,“要多卷?”


大明星没有回话,他便润湿了自己的唇瓣,随后,像是要舔一根蜜桃味的棒棒糖那样伸出了舌尖。


濡湿的水光仿佛沾染上了甜腻的味道,殷红的颜色是熟透了的果肉,温热的,仿佛在诱人触碰。


停留在他下巴上的手指顿了顿,意味深长的滑到了唇瓣,探进口腔,而后压上了舌根。


舌头条件反射性的吮吸起了手指。


手指从舌根抚摸到舌尖,抽出的时候发出了稍稍有些糟糕的水声。


大明星将水渍涂上了年轻人光滑的脸颊。


“像这样缠着我的时候……就很不错。”


tbc?

————————————————

这里一半的梗来自 @每天都想搞斐辅 

接受点梗,觉得有趣的梗可以写在评论里

评论 ( 20 )
热度 ( 24 )

© __林澤琰Shu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