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林澤琰Shun

殺人放火金腰帶,修橋補路無屍骸。

【令人头痛的礼物】甲斐x铃木(短小小小小)

*只是我自己的恶趣味女装梗x

*短小小小小小小小小小小(




铃木拆开甲斐送他的开年礼物之后,觉得他的上司疯了。


他抖开手中那件怎么看都是空中小姐制服的女式套裙,前前后后仔细观察了好几遍,而后把它摔进了礼盒。


甲斐端着一杯咖啡从客厅走进房间,刚好看到他的动作,“怎么了?不喜欢吗?”


“我为什么要穿这种东西?”铃木太过难以置信以至于忘了说敬语,不过他最近总是忘记,甲斐挑了挑眉,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而是执着于那套衣服,“你又不是第一次了,至于这么大反应吗?”


“以前那是为了替考……现在我又不用做那种事情。”


“别那么急着拒绝,里面还有别的,你先看看,说不定你就会喜欢了。”


铃木迟疑着把衣服捡出来,在礼盒的下层看到了一套化妆品。


他的手抖了抖,觉得甲斐误会他了。


但在甲斐不容置否的目光之下,他还是勉为其难的把它们拿到手里看了看。


以他对过去看过的几个美妆视频的记忆程度,这套化妆品从护肤到底妆到最后的卸妆保养,怎么都完整的太过分了。


“……甲斐律师,这是你自己去买的吗?”


他摸着这套昂贵的化妆品,实在是难以想象甲斐去逛化妆品专柜的样子。


“怎么可能,”甲斐给了他一个‘你傻了吗’的表情,“小玉去买的。”


“玉井小姐?”铃木觉得天都要塌了。“玉井小姐知道你是给谁买的吗?”


“我没说,”甲斐喝了口咖啡,“不过她可能猜到了。”


“嗯?”


甲斐对他使了个眼色,要他看看旁边。


铃木觉得大事不好,有了套裙,有了化妆品,外在的都齐全了,那么剩下的……


他放下化妆品,立刻在另一个包装袋里找到了一套黑色的蕾丝花边的……他拿出来的瞬间就把它塞了回去。


而甲斐则在喋喋不休的展露他用错了地方的体贴。


“考虑到你的身高,丝袜我让小玉买了加长款,再考虑到你的身材……小玉说想买到这么没有秘密的Secret的内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没有秘密,甲斐盯着铃木平坦的胸前加了重音。


铃木不太明显的翻了个白眼,捂住了胸口,“那是因为这些东西本来就不是给男人穿的。”


“嗯,或许是吧,不过小玉说这是她喜欢的牌子,我相信她的品味,据说还是限量版……好了别废话了,快换上吧。”


甲斐坐在了沙发上,三秒钟过去了。


“你为什么还不动?”


铃木盯着眼前的这三个袋子,感觉自己像刚签下卖身合约的AV女优,他找了个理由:“……我不喜欢全日空的制服。”


“你不喜欢?你喜欢的织田裕二代言过全日空。”


“那不是一回事吧?”


甲斐想了想,“我明白了。”


他点了点头,从口袋里拿出钱包,生意归生意。


“毕竟你不是我,人的一生总是不得不做一些自己不喜欢的事情,你替考的行情是多少钱一次?我给两倍。”


铃木没有动,他的心中风起云涌——空乘制服,丝袜,蕾丝内衣,这是多么糟糕的情趣啊。不过这种事他也只敢放在心里。


“三倍?”甲斐又从钱包里抽出了几张,放在桌上,试探性的问道。


“好吧,替考是两个小时,这个你要穿一晚上……五倍怎么样?”甲斐拿出了手机准备转账。


“再加一天休假?”


“甲斐律师,我可以说最后一句话吗?”拎出包装袋里的丝巾,铃木屈服了。


“请说。”心愿达成,甲斐心情不错,允许他多说几句。


“你对女装款式的喜好……实在是太像徘徊在路边R18音像店里的中年大叔了。”


说完后,铃木就撇着嘴去浴室了。


这有什么不对吗?


铃木不情不愿拖着包装袋的背影消失在浴室门口,关门的时候,还是没胆子用力。


这有什么不对吗?


甲斐心情愉悦的喝了一口咖啡,他本来就已经是中年大叔的年纪了。



fin.

———————————————

评论 ( 12 )
热度 ( 22 )

© __林澤琰Shu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