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林澤琰Shun

殺人放火金腰帶,修橋補路無屍骸。

【双裕|拉郎】一只小天使 01

*织田裕二x中岛裕翔|三村修治x臼岛来未

*《请和我的妻子结婚》&《芭蕾刑警》crossover

*如果臼岛来未是只小天使(这真是个能吐槽一万字的设定,当然啦一切都是我的脑洞,谁要来未实在太可爱太像天使了(

——————————————————


01


寂静无声的深夜,三村修治站在露台上,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已经过了十二点了,他还是一点睡意都没有,医院拿回来的体检表装在他的裤子口袋里,下午医生找他谈过话后,他就再也没有把它拿出来多看一眼。


就算再怎么看,也改变不了确诊胰腺癌的事实,而且病症已经恶化到末期,从今天开始,他被告知只余下半年生命。


光是想到这件事,就觉得快要失去力气,明明还有大把的人生计划没有实行,却因为突如其来的疾病,不得不强行结尾,这就像要强行砍掉一出收视率稳定的电视节目一样令人丧气。三村趴在栏杆上,望着远方,发着呆,决定今晚过后再去考虑家庭和工作的安置问题,他需要一个晚上,先平复自己的心情。


东京铁塔矗立在地平线的那一头,脚下灯火通明,他所看到的一切都是繁荣而美好的,仿佛永远都不会有终结的那一天。


如果他现在是一个健康无恙的人,大概也会感叹夜景的美丽。可是到了命悬一线的时刻,就会想要追求本真的,自然的东西。


就像人在忙碌的时候只会顾着低头向前走,而不是抬头看星星,就算抬起了头,东京的夜晚是看不到星星的。可他现在已经不是一个忙碌的人了。


或许是死亡让人的思绪变的纤细敏感,也或许是人在的极端的情绪之下更容易把思维飘到异想天开的地方去,又或者是作为将死之人的任性。总之,三村此刻迫切的想要看到星星。


于是他抬起头。


他看到,无垠的天幕中,他的正上方,竟然真的划过了一颗流星。


三村眨眨眼睛,心想这也太灵验了。


看到流星,理所当然的就会想要许愿。三村连忙把双手合十,可是当他仰着头,想要闭上眼睛的时候,就发现这颗流星有点不对头。


虽然他没有真的见过流星,但是想也知道,一般的流星都是拖着一条尾巴远远的出现在天空的另一头的,可这颗流星不一样,它离他未免也太近了点,几乎是在他的脑袋顶上直直下坠的,而且它的光芒也太耀眼了,就连他在摄影棚里见过的镁光灯都比不上它,而最奇怪的是......


三村看着那颗流星喃喃自语:“速度也太快了吧……”


快到什么程度呢?快到他仿佛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看清它的形体,快到他仿佛听到了流星破空的声音,快到他的头发和衣摆都飘动起来,就好像被它下坠时煽起的旋风掀起了。


哎?


三村仰着头看了那颗流星三秒,出于对危险反应的本能,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大步。


他刚刚站定,就有什么东西裹挟着狂风,冒着白烟直直的砸在了他刚才站着的地方,还发出了一声重物坠地的巨响。


三村站在原地,随着那声巨响抖了抖。


流星…...掉下来了?


面前的景象已经足够奇怪,而更诡异的是,在滚滚的烟雾之中,三村看到了漫天飞舞的白色羽毛,有几枚羽毛打着转,粘在他的外套上。


掉下来的......其实是鸟吗?三村把衣服上的羽毛拿下来,放在手心仔细观察,光线昏暗的露台上,羽毛似乎发出了微微,淡金色的白光。


他从来没听说过羽毛会发光的鸟,接着,那几枚羽毛竟然就这么在他的手心里渐渐变的透明,最后完全消失了。


三村抬起另一只手在空无一物的手心中央摸了摸,是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他表情诡异的抬起头,看着前方。


终于,随着烟雾完全散去,前方的视线稍稍清晰了一些,三村透过那些乱飞的羽毛,惊异的看到一个年轻人四仰八叉的趴在了他刚才站立的地方。


天呐,他的背后还有一对翅膀。



“所以说……你是谁呢?”


“我是天使。”


“……”


简短的对话结束后,阳台上陷入了一阵诡异的沉默。


此时此刻,三村家的男主人,和一个陌生的年轻人相对正坐,两双眼睛彼此注视着,一双眼睛莫名其妙,另一双眼睛懵懵懂懂,而他们同样对现在的状况摸不着头脑。


等那个摔晕在他露台上的奇怪家伙醒过来花了十五分钟。


虽然用‘奇怪的家伙’来定义一个初次见面的人有些失礼,但三村实在找不到更好的形容。


在他醒之前,他不敢轻举妄动,也没有打电话报警说“有一个奇怪的东西摔在了我家阳台上”这种傻话,而是围着这个忽然摔在自己家阳台上的年轻人转了好几圈,好几圈的观察过后,唯一能确认的只有他的性别而已,因为他的头发很短。其他的,一无所获。


而好不容易等他醒来,那个人开口就说,自己是天使。


虽说不是随便什么正常的东西都会莫名其妙出现在别人家的阳台上,但是自称是天使也实在太奇怪了......


不过,三村在片刻的僵硬过后,还是顺着他的话说了下去。


“那么......你是从哪里来的呢?”


整理着自己因为高空坠落而变得乱蓬蓬的头发的年轻人空出一根手指,指着正上方,“天堂。”


三村顺着他的手指往天上看去,上面黑黝黝的,什么都没有,而年轻人脸上的表情万分的认真,一点都不像在开玩笑。


“那个......”三村想起他刚才从地上勉强爬起来时咔咔脆响的骨头和听起来令人担忧的猛烈咳嗽,稍稍斟酌了一下言辞,虽然说出口的语句一点依旧都谈不上委婉。


“你是不是把脑子摔坏了?”


说到这里,懵懂的年轻人摸着自己的后颈,露出了有些委屈的表情,“说起来……刚才好像确实是脑袋先着地的来着……脖子到现在还在痛呢……”


随着他的动作,背后那双翅膀就好像有生命一般,也沮丧的垂在了地上。


三村目瞪口呆的看着那对大翅膀,闭上眼睛,睁开,翅膀还在。


又闭了一次眼睛,再睁开,可无论怎么看,这只天使和他的翅膀都是真实存在着的。


三村用力眨了眨眼睛,环视了一周,头脑里急切的思考起来。


这件事无论哪个方面,都已经超出了他的认知了,如果不是他已经确认过家里哪里都没有安装摄像头,他几乎要怀疑电视台把整人游戏的算盘打到了自己人头上。


可如果是整人游戏的话……这个不可思议企划和那对大翅膀也太真实了。


他在买下这间房子的时候就已经考察过周围的环境,他们家在第二十五层,外带一个室外露台,平时养着花花草草。


这里阳光充沛,周围空旷,近距离内再没有比他的公寓更高的楼房,楼上的那几层住户从来没有往下丢东西的坏习惯,而且他刚才全程目击,百分百确认这个奇怪的家伙是从比公寓顶层要高的多的地方砸下来的。


普通人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还会安然无恙吗?是因为有那一对翅膀吗?


刚才,在年轻人晕过去的时候,三村就认真的看过他的翅膀,因为职业原因,他也算见多识广,但是他见过的最精湛的道具制作,也无法和这个年轻人背后的翅膀媲美,连一点接缝和胶水固定的痕迹都看不到,甚至还随着他呼吸的频率起伏着,隐约可以感觉到温度,未免也太完美了.....


注意到他的目光,年轻人抖了抖自己的翅膀。三村随着他的翅膀,点了点自己的脑袋。


“翅膀是真的哦。”对面的陌生年轻人堪称乖巧的跪坐着,他坐直身体,展开了自己的翅膀。


白色的羽翼掀起了一阵微风,温柔的风轻轻的拂过三村的头发。


月亮已经升上了中天,清冷的月光洒在花草茂盛的露台上,也洒在年轻人的翅膀上,除了他的翅膀,他身体的每一处都好像是趋于完美的,在他跪坐的花盆下方,几盏暖色的地灯勾出了羽毛末梢的光弧,让他看起来……就像是个真正的天使一样。


小天使看着他,朝他露出了一个比偶像明星还要可爱的笑容。


三村呆愣了片刻,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他的举动实在太傻,天使的脑袋上冒出了问号,他盯着这个自己来到人间后第一个见到的人,学着他揉了揉眼睛,于是他们之间又迎来了漫长的沉默。


三村干咳了一声,打破了这股诡异又安详的气氛,不是他想对天使不敬,也不想表现的那么食古不化,但是出于几十年来相信科学的谨慎考虑,还是试探性的问道:“……你真的......是天使吗?”


毕竟他不是一个基督教徒,从来没有做过祷告,除了做节目之外也没有去过教堂,就算是一只真正的天使来人间修行,也不该出现在他身边才对。


可是那个年轻人盯着他,用力点了点头。“是真的。”


“真的真的是天使吗?”三村摆出了警察问话的严肃表情,可惜那只天使坐的比他还要端正,表情比他还要认真。


“是真的!”


“那为什么你没有……”三村挣扎着举起手,在脑袋上比划了一下。


“啊,你说那个啊。”年轻人打了个响指,‘叮’的一声,他头上应声出现了一个金色的光环。


三村呆住了,翅膀,光环,从天而降,所有元素都如此齐全,这样看起来完全就是一个如假包换的天使了,他几乎已经要相信了。


只不过,他还是对他的身份提出了最后一点质疑。


他的目光有些失礼的在天使身上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


“为什么……天使要穿上面有小鸭子图案的……”三村挑起了眉毛,还是觉得无论看多少遍穿在年轻人身上的都是——“睡衣?”


“不是的。”天使一秒否决了他。


“不是睡衣吗?对不起......”


说起来也是,哪会有穿着睡衣的天使。


“这不是小鸭子,是天鹅。”


“……”


三村张了张嘴,“可是…...可是天使不是应该穿罗马裙什么的......”


“这是我的个人爱好,我喜欢天鹅。”天使认真的解释道:“而且,我们的服装也是会随着人类的世界改变,现在是睡觉的时间了所以我穿着睡衣,罗马裙已经是好久之前的事情了,但是如果您比较喜欢罗马裙的话我也可以变出来......”


“不、不用了......”三村连忙制止。


但是话音刚落,天使就像刚才一样打了个响指,白色的羽毛从三村眼前飘过,羽毛落下时,天使已经换上了罗马裙,那条罗马裙和三村在古典油画里看过的差不多,裙摆短到大腿根,看起来有点糟糕。


三村目瞪口呆,天使露出了一个得意洋洋的笑脸,三秒钟后打了个喷嚏。


现在已经是秋天了,原来天使也是会怕冷的。


三村等着这只天使再打个响指把衣服变回去,可是他却坐在地上,用大翅膀裹住了身体,那对翅膀毛茸茸的,看起来很暖和。


原来翅膀是这么方便的东西……


他竟然这么顺利的就接受了翅膀这个设定。


三村摇了摇头,觉得眼前有点发晕。


而他在片刻的眩晕之后终于清醒了,他决定给眼前发生的一切寻找一个合理的解释。


这个解释很快就找到了,他虽然不知道胰腺和脑髓有什么关系,不过他想,胰腺癌真是可怕的病症,这不过是他确诊的第一天,眼前就开始出现幻觉了。


果然还是早点回房睡觉比较好,是病人就应该好好休息,他一定是因为当编剧熬夜太多才会得病才会见到天使的——


可是三村刚一站起身,就被猛的拉住了衣角。


“不要走。”


三村的动作僵硬了,幻觉应该是不会拉人衣角的。


他低下头,天使亮晶晶的大眼睛盯着他,十分认真的劝说道:“如果你漠视一只出现在眼前的天使,会有厄运降临的。”


“厄运?”三村想起了自己口袋里的诊断书,可是他已经连癌症都确诊了,还会有比死亡更倒霉的事情发生吗?


天使看到他满脸的不相信,撇了撇嘴。


旁边的晾衣杆在没有人触碰的情况下倒在了花圃里,压到了几株妻子精心呵护才种出的嫩芽。


厄运降临的未免也太快了。


为了防止他们家再出什么意外,三村只得重新坐下,他小心翼翼的,用念童话书一般的语气和面前的天使打起了商量。


“既然你是从天上来的……那么,你可不可以再回到天上去呢?”


天使放在膝盖上的两只手紧握着,看着他,一脸茫然。


“你看,既然你可以摔下来,你的翅膀也还在……要不要试着飞起来,重新回到天堂里去?”


听了他的话,天使挥了挥翅膀。


“对,就像这样,先飞起来,然后......”三村张开手,摆出翅膀的样子比划了一下,鼓励着天使踏出他重回天空的第一步,可是那双翅膀挥舞着挥舞着,忽然,一颗有重量的眼泪掉在了地上。


“哎?”三村愣住了。


而掉下第一颗眼泪之后,随之而来的泪水就仿佛溃了堤的水坝,三村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眼泪断了线的天使,他保证他从来没有见过哪只天使拥有如此充沛的眼泪贮存量,说到底,这其实是他见过的第一只天使。


呆愣过后,他手忙脚乱的摸起了自己手帕。“哎、哎?怎......怎么了?不要哭啊......”


可是却一下子错拿出了诊断书,三村揉着那张叠好的诊断书顿了顿,把它塞回口袋,从衬衣的口袋里掏出了真正的手帕递给了天使。


天使看也不看,埋进他的手帕里嚎啕大哭,大概过了五分钟才止住眼泪,他眼眶红红的,泪汪汪的抬起头,说出了一个令人难过的事实。


“我飞不起来了。”


——————————

tbc?

评论 ( 12 )
热度 ( 15 )

© __林澤琰Shu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