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林澤琰Shun

殺人放火金腰帶,修橋補路無屍骸。

【双裕|拉郎】一只小天使 02

*织田裕二x中岛裕翔|三村修治x臼岛来未

*《请和我的妻子结婚》&《芭蕾刑警》crossover

(哎,我为什么写的这么慢

——————————————————

02


三村费了很大功夫才安慰好泫然欲泣的天使,看他缩着翅膀冷得瑟瑟发抖,他把它拉进了自己的书房。


把一只天使领进家门——他不知道自己这么做是不是正确的,或者说,他其实连自己究竟在做什么都不知道。


已经止住哭声的天使窝在他书房的小沙发上,抱着双腿,脚尖点着沙发,姿态像个女孩子,更像个芭蕾舞演员。


他的裙底若隐若现,看起来有点糟糕,于是三村从沙发上找出了一件刚收进来还没来得及叠的卫衣,递到了天使手上,好在他们的体型差不多,天使还要更削瘦些,应该可以穿进这件宽松的卫衣,只是他的翅膀或许就有点困难了。


天使接过棉质的卫衣套在头上,三村则紧盯着他的翅膀——天使的脑袋从领口冒了出来,然后,他的翅膀根部则像是全息投影那样毫无阻碍的穿过了切实存在的布料,顺利的就好像衣服的背后开了两个刚好能供翅膀穿过的洞一样,总之,他的卫衣安稳的穿在了天使身上,并好好的起到了保暖效果,至少那只天使不再发抖了。


只是那两条露在外面的长腿看起来还是很冷,在找到牛仔裤子之前,三村把毛毯递给了他,他也非常正确的把毛毯盖在了自己腿上。这说明天使的生活习惯和人类是十分相近的。


三村拉过电脑椅,在沙发旁边坐下,在正式谈话开始前,他选择进行一些正式的礼仪,也好给自己一些缓冲的时间。


“要喝点什么吗?”他问道。


天使的表情看上去有些茫然,似乎没有听懂他在说什么,但是他没有摇头,三村就决定还是去厨房端点什么过来。除了必要的待客之道之外,他还抱着一丝侥幸,说不定,他去泡茶的这段时间,再回到房间,天使就已经消失了。


可是他的期待落空了,当他端着一杯热茶和一瓶姜汁汽水回到书房时,天使还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他的脑袋埋在腿间,看上去还是那么沮丧。


三村无声的叹了口气,热茶留给自己,汽水则放在了沙发旁边的小茶几上,他感觉年轻人……年轻天使应该喜欢这个味道。


“这是冰的。”


天使学着他的样子端起杯子,三村这么提醒了他一句,因为他看起来就像是从没吃过东西。


三村捧着茶杯吹了吹,喝了一口茶。天使捧着玻璃瓶吹了吹,喝了一口姜汁汽水。然后他哭红的眼睛发起了光,“这是什么东西,我从来没见过……”


“这是姜汁汽水,你从来没喝过吗?你们天使都不需要进食吗?”三村惊异道。


“不是的,只是我从来没喝过这种味道……甜甜的......还会在嘴里跳。”天使像小孩子一样舔了舔嘴唇,然后又喝了一口。


虽然这幅样子很可爱,不过三村还记得他端来两杯液体是要过来和一只天使谈正事的,于是他趁着现在气氛还不错,问道:“关于这件事,你有没有什么线索呢?”


“线索?”


“就是......关于你为什么会从天上掉下来。”


这么说还是觉得有点别扭,不过现在除了帮这只一直状况外的天使理清思路之外,好像也没有什么别的让生活尽快回归常理的方法,所以三村尽量用浅显易懂的语言平静的解释起了自己的问题,“比如在这之前有没有出现什么征兆,或是你有没有忘记什么事情?”


天使捂住自己下坠时首先着地,到现在还隐隐作痛的脑袋皱着眉想了想。


“我不知道。”


“你什么都不知道吗?”


天使摇了摇头。


三村拿着纸和笔,准备要记录的动作顿了顿,他联想起了自己看过的小说和电影里的剧情,提议道:“你们天使会不会有那种业绩考核?修学旅行?或者到了一定的年纪就一定要来人间游历达成某项成就之后才能回去的规定?”


“那种事听都没听说过......”


“没有吗?”


天使摇了摇头。


“真的没有?说不定是你不知道?”


“真的没有,天使都是很忙的,现在有资格成为天使的人类越来越少了,天堂总是人手不够,怎么可能会把天使赶到凡间。”


“那在这之前你在做什么,还记得吗?”三村问道。


天使喝完了那一瓶姜汁汽水,抿了抿嘴,可怜巴巴的看着三村:“掉下来前一切正常,我正准备睡觉,可是刚刚躺到床上,只是翻了个身而已,忽然就……”


“就自由落体掉下来了?”


“对。”说到这,天使又沮丧得把头埋进了膝盖,他用翅膀裹住自己,看起来就像长着一团羽毛的不明物体。


“高空坠落实在太可怕了……”他哽咽道。


三村看着他的样子,不知道该安慰他,还是该说些别的什么。


片刻后,不明物体里冒出了软绵绵的声音,“我想回到天堂去......”


“我也非常想让你回到天堂……”


三村为难的叹了口气,可是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一只失格的天使,因为对他而言谜团也是同样的复杂,就算他现在已经接受了世界上真的有天使的存在,还有个问题,他怎么也想不通。


“可是,你为什么会落到我家里呢……?”


如果是落在一位虔诚的信徒家里,这名天使现在大概正在接受无上的礼遇,而不是像刚才那样,为了让他相信他,又要变出光环,又要变出罗马裙。


天使抬起头,想了想,“唔......三村先生以前有没有救助过小动物的经历?”


“猫猫狗狗什么的倒是捡过几只……”三村回忆起来,那几只猫猫狗狗后来都被朋友收养了,这么说这只天使来他家里是因为他做过善事吗?


“那天鹅呢?”天使期待的看着他。


“天鹅?”这不是那么容易能救助到的小动物,三村摇了摇头,“有什么思路吗?”


天使叹了口气,“因为我一直觉得自己的前世是只天鹅来着,如果三村先生救过天鹅,那就说得通了。”


“你们天使也有前世现世这种说法吗?”


“没有,”天使斩钉截铁的否决道:“但是我相信自己上辈子一定是只天鹅。”


三村张了张嘴,他越看越觉得这只天使脑袋可能真的撞坏了。但是还没等他委婉的说出这个评价,书房的门就被一下子打开,妻子的声音从门口传来进来。


“修治,你深更半夜坐在书房里自言自语些什么?又在弄你的节目企划吗?”


“啊……啊那个......”三村手忙脚乱的站了起来,他看着面前表情无辜的天使,不知道是应该拉起毛毯把他藏起来,还是该在这半秒钟内想好一个说辞,解释为什么他的书房里会突然出现一个长着大翅膀的陌生人。


cosplay?演员来访?深夜交流?


这些选项每一个看起来都很不像样,三村立刻把它们统统否决了,而且时间已经来不及了,穿着睡衣睡眼朦胧的彩子已经走到了他旁边,房间里的情形,只要看一眼就一清二楚了……


三村挤出一个笑容,绝望之下,打算正式介绍这只天使给自己的妻子认识,虽然他也只是刚认识了他半小时。


可是家里的女主人却完全没有看沙发上的多出来的另一个人,而是看着茶几沉默了一会儿,问道:“你一个人,为什么要用两个杯子喝茶?”


“哎......?”三村抬起的手停顿在半空中,维持着打算介绍一个人的姿势,目光在天使和自己的妻子之间来回打转。


天使穿着他的衣服,是百分之百真实存在的。而他的妻子从十多年前和他结婚到现在,视力都没有任何问题。


“彩子……那个……”他挥了挥手。


“喝完茶睡不着觉就算了,你这么大了,为什么要喝阳一郎的姜汁汽水?”


彩子端起两个杯子分别闻了一下,莫名其妙的看着三村,就好像......就好像沙发上什么东西都没有一样。


饶是三村再如何迟钝,现在也明白了,彩子看不到天使。


他把僵硬在半空中的手收进了口袋,艰难的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还算正常,他看着妻子手上端着的两个杯子,挠了挠头发,“……对不起。”


“还在工作吗?”彩子看着他手上拿着的纸和笔。


“啊…...嗯。”三村点了点头,庆幸平时自己拿着笔勾勾画画到深夜也是常事。


“弄完了就早点睡觉吧,晚安。”


三村连忙点了点头,“晚安。”


彩子端着两个杯子走出了房间,房门关上的那一刻,三村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


幸好她看不到这只天使。


可天使却追随着彩子离去的背影,皱着眉毛意犹未尽,“我的汽水……”


“一般人都是看不到天使的吗?”房间里安静了片刻,直到确认彩子已经回到房间,三村才压低了自己的声音问道。


天使的目光从门口念念不舍的移回来,心不在焉的回答道:“嗯,一般来说都是看不见的,但是有很小一部分人,可以见到天使。”


“啊……是这样,”三村点了点头,原来那些古典油画上的天使形象都是真实存在的,有人看到了他们,并将他们描绘了出来。


“所以什么样的人才会见到天使呢?”


“像修治这样的人”


“修治?”听到这个太过亲密的称呼,三村一下子坐了起来。


天使指着门外,“刚才彩子是这么叫你的。”


“彩子?”


“修治刚才在心里是这么称呼她的。”


三村眨了眨眼睛,“你可以看透我在想什么吗……?”


“有时候可以。”


“什么时候?”


“就像刚刚……修治桑的情绪特别激动,所以可以感应到。”


三村顿时头痛了起来,他看着面前无辜的天使,靠在椅背上捂住了额头,“……谢谢你在我的名字后面加了称谓。”


“那么,你的名字呢?”这话问出口后三村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说不定天使没有名字,搞不好他们在天堂里都是像刚才那样凭意念交流......或者说他有一个像外国人一样拗口的名字,还有卷舌音。


“名字?”


果然,天使露出了迷惑的表情,“我想不起来了……”


“想不起来了?”三村看了眼天使首先着地的脑袋,叹了口气,“那我应该怎么称呼你呢?”


“修治可以给我起一个名字吗?”


“……可我们才刚刚见面。”


“可是只有你看得见我。”


换句话说,只有他会用得上这个名字。


“说的也是……”三村接受了这一提案,不过,虽然这个名字只会从他的口中出现,但三村盯着眼前的天使认真的思考了起来,他认为取名字是要遵循本人的意见的。


“你有什么喜欢的东西吗?”


“芭蕾!”天使在沙发上摆出了一个天鹅湖的手势。


“芭蕾……芭蕾……”三村看着他优雅的动作和天使的脸庞,决定给他起一个美少女一般的名字,他灵光一闪,“来未(kulumi),你觉得怎么样?”


“kulumi?”


“和胡桃夹子(kulumi)同音,是俄罗斯作家柴可夫斯基写的芭蕾舞剧,你知道吗?”


听完他的话后,天使眼睛里的光芒比刚才喝到会跳的姜汁汽水还要明亮。


“知道!”他点了点头,稍显遗憾,“只是我没有在天堂里见过他。”


“谁?”


“柴可夫斯基。”


三村思索了一下这位大文豪的死因,“……你大概见不到他。”


“那么,你喜欢这个名字吗?”他追问道。


“喜欢,”天使用力点了点头,他系数为零的防备心理因为这个简单的原因降为了负数,“听起来很可爱,就和我最喜欢的芭蕾舞剧同名,我超喜欢,修治桑为什么会知道这些?在天堂里说起芭蕾的时候,他们都不理我。”


“是……是这样吗?”看着天使让人无法直视的灿烂笑容,三村干笑了两声,“大概因为我是台本作家吧。”


虽然天使很可能根本不知道台本作家是什么,不过三村还是很认真的解释了。


果然,天使自顾自的沉浸在兴奋之中,根本不在乎眼前这个人类的职业,他深深的吸了一口这间朝阳的书房里令人愉悦的阳光的香气,用闪闪发光的眼睛看着三村,“在回到天堂之前,我可以住在这里吗?”


“嗯……”三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回答,只是,他不过是迟疑了片刻,就听到了阳台上传来的声响。


晾衣架又倒了一个。



“那么,既然你要住在这里……那我们就约法三章。”


去阳台上把晾衣架扶起来的三村已经彻底打消了反抗的念头,他回到房间坐好,刚刚坐定,天使就开口道。


“请叫我来未,我喜欢这个名字。”


三村眨了眨眼睛,试着叫出了给他取的名字,“好吧,来未。”


他喊他一次,天使的眼睛就‘噌’的亮一下,就好像拥有一个人类世界的名字这件事让他非常开心,开心到连飞不起来这件事都忘到脑后了。


可是三村坐下想了好半天,目前也没有想到什么要约束这只天使的事情,抬起头,天使的双眼还闪闪发亮的盯着他看。


“总之……请叫我三村。”


三村干咳了一声,“这是我们之间的第一条规定。”


tbc?

————————————————————

《请和我的妻子结婚》其实还蛮好看的,至少我是真的哭成狗了(

评论 ( 4 )
热度 ( 12 )

© __林澤琰Shu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