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林澤琰Shun

何以余慰有漄之生

【与风】(日向彻x奥田宏明)脑洞而已,短短短


最近忙的要死要活,报复一下社会。

—————————————————————


日向彻最后一次看到奥田宏明的消息是在报纸上——多次犯下危害社会治安并且给普通民众带来不良影响的罪犯。

套上报纸打上马赛克的尸体和生前的登记照刊登在一起,警方,记者,把他的身世背景扒的一干二净,一时间网络上铺天盖地的都是这条消息。

他烦躁的合上了笔记本,走到落地窗前看脚下蝼蚁般的人群,他想自己是不是真的做错了。


他早就对这件事情感兴趣,于是他早在警方找上他并请求帮助之前利用自己的技术和无孔不入的户籍网络查到了那个罪犯的真面目。

他们进行了不愉快的对话。

他一贯恶劣的攻击对方失意的人生,失败的经历和懦弱的个性,不敢反抗欺压他的上司,不敢撕破循规蹈矩的社会规则,套上报纸却有胆子挥起利器攻击虫蚁一般的底层残渣。

而对方只是长时间的沉默,一遍遍的否决着作为大公司社长居高临下的讽刺,他说他已经拼尽了全力,他说他不仅仅是为了自己。


他确实不知道他已经被生存空间里的恶意逼到了死角,抓紧了领口争分夺秒的大口呼吸只是为了苟延残喘不惜一切代价的让所有人幸福。

而对方也不知道,坐在他面前西装革履的社会精英也有着被抛弃被遗忘被否决的人生——他甚至连母亲的脸都记不清。


同样被社会的恶意攻击过的两个人,一个从曲折离奇的迷宫里拆掉围墙走了出去,而另一个迟疑于四周的黑暗,满手以爱为名的鲜血,被埋在了坎坷的泥土里。


日向彻喝了口已经凉透了的咖啡,咽下苦涩的滋味,莫名的想着,如果那个时候,说出口的话能再缓和一些就好了。

那个时候,那个人眼睛里,还是有想要生存下去的期望的。

可是那又能怎么样呢。

被围困了一辈子,一时纵勇,走出的第一步,竟然是他人的生命。

真可惜啊。

竟然就这样,在人间的地狱里葬送了自己的生命。

被生活压垮,连活下去都做不到的人,说什么想让所有人幸福。


远处的天有些暗了,这个城市又进入了霓虹灯火的粉饰太平,他扣上了自己的衣领。

起风了。

评论 ( 9 )
热度 ( 13 )

© __林澤琰Shu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