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林澤琰Shun

我愛她是違背常理,是妨礙前程,是破滅希望,是注定要嚐盡一切沮喪和失望的。可是,一旦愛上了她,我再也不能不愛她。

【澄羡澄】喂,你要不要和我结婚?(迷弟羡x明星澄)

就是最近那个很火的梗嘛、

小迷妹向爱豆求婚的那个,我就,把它,套在了喜欢的CP上。

我贴在文章最后,有梗的来源和对握手会的解释。

————————————————


  魏婴在他只有十几岁的时候,喜欢上了一个小明星,小明星和他年纪差不多,他在电视上第一次看见他的时候,正是高一那年的暑假。

  魏婴叼着冰棍穿着他爷爷的大背心坐在沙发上吹空调,一换台,刚好是某水果台七夕晚会,电视机里正在跳着舞的小明星,吸引了他的目光。

  他那时难得的多看了两秒,立刻被小明星眼里那一丝不屑和高傲打动了,他虎躯一震,爬到电脑前面搜起了小明星的名字。

  哦,原来他叫江澄。

  哦~他的新闻图和写真照真好看。

  哎呀?他和我都是云梦人呀。

  哎?五天后有握手会?

  幸好这时的江澄还只是个小明星,握手会门票不算难搞,家底殷实的魏婴在存私房钱的小盒子里翻了翻,轻而易举买到了入场卷一张。

  握手会现场莺莺燕燕一片混乱,魏婴那时已经长得很高,站在一堆举着牌牌的女粉里鹤立鸡群,目瞪口呆,好在他脸皮够厚,依然顶着几百道目光淡定的排着队。

  轮到他时魏婴拍了拍衣服上不存在的灰,朝江澄走去,江澄正替上一个小鹿乱撞的软萌妹子签完了名,习惯性的勾起一个迷倒万千少女的笑容抬头看去,看到了一个和他差不多高的大老爷们儿。

  完美的笑容有了一丝裂缝,出于职业素养,他还是朝魏婴伸出了手,“你好,谢谢你今天来看我。”

  魏婴没动,瞬间觉得自己被击中了,他瞪大了眼睛,面前这个人,也比电视上好看太多了吧!

  两人僵持了几秒。

  江澄嘴角有些僵,面前的那个人仿佛傻了一样愣愣的看着他,导致他伸出去的手没人握,也有点僵。

  于是他耐着性子,尽量摆出温和的表情,“你好?谢谢你……”

  可他话还没说完,右手就被人紧紧握住了,面前的人表情瞬间从呆愣转变成了爱的深沉,蹦出了一句石破天惊的傻话。

  “请……请和我结婚吧!”

  江澄本就脾气不好,此话一出,头上青筋跳了跳,他深吸了口气,把破口大骂的气势咽了下去,风度翩翩的吐出了一个字:

  “滚!”

  魏婴被保安架了出去。



  魏婴变成了一个澄粉,找到了组织加了群,天天和一堆大姑娘小媳妇们一起舔江澄,出了专辑,买!出了写真,买!开演唱会了,买买买!

   魏婴还去送过机,江澄一如既往的墨镜口罩把自己包的严严实实,抬头挺胸气势不凡,可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总觉得江澄的目光在扫过他时,比看旁人时多了几份嫌弃。

   魏婴还是坚持不懈的会去握手会,除了第一次那句“请和我结婚”是慌乱之下不假思索的胡言乱语之外,后面几次,他几乎把这句话当成了他的招牌。

   他就是热衷于看到端着完美偶像架子糊弄小姑娘的的江澄被他一句话气的咬牙切齿的样子,一双杏眼瞪的溜圆,鲜活又滟涟,他真是喜欢死了。

   于是,高二那年握手会,故技重施,“请和我结婚吧。”

   江澄一听这句话,笑容凝固在了脸上,“滚!”

   高三那年,得意洋洋,“请和我结婚吧。”

   江澄一翻白眼,“滚。”

   再到后来,一听到这句话,江澄彻底丢了形象,仿佛被踩炸了毛,从齿间挤出了一个字:“滚!”

   ......



   就这么过了几年,小明星变成了大明星,全国公演,出国走红毯,忙的手脚不沾地,粉丝越来越多,握手会这种与粉丝近距离接触的活动,也举办的越来越少了。

   魏婴上大学时,尚且还能偶尔去现场看看江澄,毕业后工作繁忙,奋斗了几年,研发了几个时新的社交娱乐软件,推广势头正好,用户群体广大,事业上也能算是小有成就,虽说脸皮依旧很厚,但再也做不出跑到喜欢的明星面前说“请你和我结婚”这种事了。

   但他仍然是喜欢江澄的。

   他有一个大玻璃柜,江澄出了专辑,买!江澄出了写真,买!江澄开演唱会了,买买买!现在有了经济能力,更是买的风生水起,不知不觉,周边已经摆满了一柜子。

   他会为他冲销量,会为他投票,会买最贵的票去看他的演唱会,甚至奔三的人了还会拿着手机撸着袖子和说他坏话的人撕一晚上,而江澄就像是他年少时触不可及的一个梦想一样,随着年龄的渐渐长大,已经许久都没有再见过了。



   又是一年七夕,魏婴孤家寡人一个,改完程序回到家里已经快十二点了,他瘫在沙发上舔着冰棍打开电视机,竟然又看到了江澄的表演,他已经从小明星变成了大明星,节目也从那一年的热场变成了压轴,舞台灯光绚烂,伴舞们活力四射,而江澄台风已磨炼的炉火纯青,他只要站在那里,就已经是舞台中央最灼眼的那颗星。

   魏婴咬了一口橙子汽水味的冰棍,心中说不清的酸涩又满足,他喜欢的人,无与伦比,是世界上最珍贵的宝藏。

   他看完了节目,觉得今晚能做个好梦了,睡前翻开手机刷了几眼微博,竟然又看到江澄要办握手会的消息。

   就像是年少时那个机缘巧合的晚上一样,他一头热血冲上脑门,赶紧手忙脚乱抢了票,又把上班日程推了个干净,定下了握手会当天的机票,他开始庆幸,幸亏他毕业那几年好好奋斗,现在家底还算丰厚,别说是跨省,跨国他也追的起。



   握手会当天,他把自己拾掇的人模狗样,也算是丰神俊朗潇洒帅气,身旁莺莺燕燕比起当年,有过之而无不及,他依旧脸皮很厚的站在一堆举着灯牌的女粉里,鹤立鸡群。

   终于要轮到他了,他有点紧张,慢慢走了过去,他想,过了这许多年,江澄应该不记得他了吧,不说他自己相貌气质与过去相比有了变化,江澄一个大明星,一天要见那么多人,就算他长的再帅,又怎么可能再记得他呢?

   江澄一抬头,看到了一个和他差不多高的大老爷们儿。

   魏婴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江澄见到他,似乎不动声色的眯了眯眼。

   江澄朝他伸出了手,脸上的微笑完美又客气,“你好,谢谢你今天来见我。”

   魏婴点了点头,握住了他的手,“我、我一直都很喜欢你。”

   江澄朝他点点头,“谢谢。”

   魏婴又说了些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的不痛不痒的废话,时间就要到了,他接过江澄给他签上名的卡片,想了想,转身就要离去。

   却没想到近在咫尺的大明星江澄皱了皱眉,摆出了多年来只有他一人专享的嫌恶表情,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出来,语调像是在挖苦,又像是在调笑。

   “这次你倒是不再向我求婚了?”

   魏婴一愣,目瞪口呆,他看着江澄,江澄一双杏眼也正盯着他,他长眉微蹙,眼中是他熟悉的不屑与嫌弃,薄唇却轻轻勾起,明眸皓齿,风流潇洒。

   再细细一看,江澄向来是个脸皮薄的,调侃他,耳尖却是微微的红了。

   魏婴见到了这样一幕,再一次沦陷到了地底下,他想,一颗心为他至死不渝也不过如此了,他犹豫了不到十分之一秒,脸也不要了,干脆一撩不存在的衣摆,“咚”的一声双膝及地爽快跪下,握紧了江澄的右手“请你和我结婚!”

   江澄笑意冉冉,心满意足,轻轻的挠了挠魏婴的手心,端着十分的勾人,薄唇轻启。

   “滚。”


————————————

讲真写完自己要笑死了


原文是这样的【 岛国一位迷妹的真实超甜经历:

初中时我就是WaT(小池彻平&Wentz瑛士)的粉丝,那时候每次我去握手会,我都会厚着脸皮对小池说:“请和我结婚吧!” 可到了高中以后,人也大了脸皮也薄了,我就不好意思这么说了。等到最后一次参加握手会时,我已经百感交集,什么都说不出来。这时小池竟突然问我:“你都不再对我求婚了吗?”...当场我就死掉了~ 】

【 握手会(日语:握手会/あくしゅかい)是一种由艺人与支持者握手的活动,为目前日本各地偶像组合一种常见举办的活动。目前在艺能界中以AKB48所举办的握手会比较著名和成功,而近年也开始有台湾和韩国艺人仿效举办。除了艺人以外,日本各大书店亦不时会举办作家和写真偶像的握手会,以宣传新作品。 】



评论 ( 47 )
热度 ( 999 )

© __林澤琰Shu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