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林澤琰Shun

殺人放火金腰帶,修橋補路無屍骸。

【晓薛】重光 22-25(我也不知道我还会不会填坑)

—————————————

22

晓星尘今天回家的时间晚了点,虽然他实在不明白宋子琛下班时又来到他办公室坐着欲言又止从琴棋书画谈到人生哲学是想干什么,看他难得开口,晓星尘隐隐的猜到了一点,可是又觉得,一切都还为时尚早,还有的是时间,等以后再慢慢告诉他吧。

等回到家中的时候,薛洋已经在做饭了,香气蔓延到了客厅里,听到他进门,还在厨房里扯着嗓子问了一声红烧鱼放不放辣椒啊。

晓星尘想了想,说那就放吧。

今天薛洋在家乖乖的,还心血来潮做饭了,晓星尘欣慰之余满足有之,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家养的孩子长大了的错觉,又有一种心里有了归宿的温暖,他面上带出几丝笑意来,放下公文包,打算立刻挽了袖子就去帮薛洋打下手。...

2017-05-13

【晓薛】重光 19-21(还是把写了的都放出来好了)



19

暑假就这么平静的过去了,期间晓星尘出了三次差,其余时间还算轻松,和薛洋一起在家吹着空调浪费光阴,时不时出去逛街约会看电影,就像普通的情侣那样悠闲又安逸。

应该说,比别的情侣要更和谐,毕竟像晓星尘这样英俊潇洒温和贴心还给小流氓薛洋包吃包住的爱人哪里都找不着。

晓星尘同时也觉得很满足,薛洋再怎么脾气不好,他说他两句,不是也会乖乖听话吗,虽然是他好吃好住的养着薛洋,可薛洋不是也会自觉做做家务买买菜吗,他本也没想过从恋人身上索取过什么,也从未想过所谓的平等或是计较得失,他惯着他哄着他,既然心中有他,自然也会把能给的都给他。

薛洋当然知道晓星尘在想些什么,他看得透彻,晓星尘此人,不善言辞,却温...

2017-05-13

【晓薛】重光 17


“道长——”

晓星尘坐在沙发上换了个台,听到这一声哀嚎,心中好笑,这几天薛洋有事没事就喜欢喊他,刚消停了没一会儿,又来了。

“道长——!”

“来了来了,”晓星尘走进厨房,“怎么了,你不是要给我削苹果吗。”

晓星尘一进去就看到瓷盘里削成兔子形状的苹果,被薛洋摆成了一个圈,围着中间的小圣女果,这画面又天真又可爱,暂且不论等下会先吃掉头还是尾巴,光看起来确实是足够赏心悦目了。

不过比这更重要的是,薛洋正哭丧着脸看着他,举着一根手指头,流血了。

晓星尘关切问道:“疼吗?”

薛洋点点头,眼睛都不眨一下,“疼。”

晓星尘看了眼兔子苹果,把薛洋的手握在手里看了看,还好,是个小破口,无奈道:“你不是说刀工很...

2017-01-13

【晓薛】重光12—13


12

晓星尘从床上坐起来,抓了抓头发,有点局促,他看了眼床头柜上的闹钟,现在是晚上十一点二十八分,薛洋站在他的房间门口,抱着枕头,无辜的看着他,真诚的说:“我房间里空调坏了。”

“……是,是吗。”晓星尘告诉自己要镇静,临危不乱,脑中一时窜过了考量无数,空调早不坏晚不坏,这种时候坏?

最后还是点点头,“那,你进来吧。”

薛洋嘿嘿一笑,就知道晓星尘不会忍心放他睡在蒸笼里。

他迅速关上了房门把热气隔绝在了客厅,走到床另一边把枕头放了上去,脚步轻快,开心的就差哼一段小调。

晓星尘轻轻的翻了个身,为薛洋留出了更多位置,他感到床那边的塌陷,薛洋睡在了他的背后。

距离那天薛洋亲他到今天,已经过了七十多个小时...

2017-01-06

【晓薛】重光10—12



10

晓星尘在第二天睡醒时看到了那条短信,他问薛洋,你梦到我什么了?薛洋却说不记得了。

然后他又说,梦是人内心的反应,既然我梦到道长你了,那我一定是想你了。

晓星尘笑了笑,也回他道:我也很挂念你。

挂念,这两个字,薛洋看了看,笑开了,这不就是说你也想我吗,文绉绉的,说什么挂念。

于是他兴奋之下,回了晓星尘一溜举着爱心的表情包。

这时晓星尘正在台上做报告,手机放在好友宋子琛手中,手机震动,宋子琛无意间低头一看,看到一溜冒着粉红色爱心的图片,如遭雷击,他惊恐的看了眼台上整衣敛容夷然自若侃侃而谈的晓星尘,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薛洋在超市里推着购物车晃来晃去,虽然晓星尘说让他缺什么就去买,可他说到...

2017-01-03

【晓薛】重光 07—09



07
薛洋有点不高兴。

他以为晓星尘放假了就是没事了,没事了就能每天陪着他唠嗑买菜做饭洗碗了,可他没想到,作为一个势头正好根正苗红品貌皆备学术扎实的新一代教育领军人物,晓星尘简直被学校当做了战略物资,暑假不能让他太闲着,于是老教授们大手一挥,让他代表学校出差交流演讲去了。

除了要跑几个历史悠久的大学,还要去几个数一数二的高中,晓星尘任教的大学本就口碑不错,把晓星尘派出去,简称,招生办的阴谋。

这么一出差,就是一个星期。

还不算出差前晓星尘电脑上改稿子写报告的几晚上。

薛洋其实很爱看晓星尘认真的样子,画着符篆时仙风道骨,翻着古籍时专注肃然,对着电脑改稿子时抿一口他倒的凉茶,再取下眼镜捏捏酸胀的眼...

2016-12-30

【晓薛】重光4-6



04

一个月过后,薛洋的伤好了许多,虽然晓星尘总放心不下,但他本人活蹦乱跳的,看起来是没事了,也能下楼溜达了。

薛洋能出门了,也就不想在家吃白饭了,他想了想他能做的事,也就只有买菜了。

菜场挺近,出门五分钟,本来晓星尘无牵无挂,都是在学校食堂里吃完了回来的,可家里多了个薛洋,他就不得不每天下班时顺路去趟菜场,从菜场买回不同的食材,晚上两个人一起吃饭。

如今这件事被薛洋揽去了,其实他早就想这么干了,一方面他想出去逛逛,看看周围的情况,另一方面,他实在难以想象晓星尘穿着西装收拾的干干净净,却在下半时拎着一把菜叶子戳出塑料袋的青菜回家的样子。

谁知道那些大妈们会拿怎样的眼神看他。他觉得晓星尘就适合抱...

2016-12-26

【晓薛】重光0—3


cp晓薛,晓薛 ,晓薛,虽然我觉得是无差啦但是…还是分一下好了。

这篇文节奏诡异,不,根本没有节奏。

前面很多章大部分无剧情无脑纯谈恋爱ooc到爆,后面可能好一点,可还是很烂。

总之,就是流水账。・゜・(ノД`)・゜・。

—————————————————

0

凌晨三点半,街上无人,柏油马路上也难见其他的生灵。此时是城市里最安静的时刻,也是气息最别致的时刻。

钢筋机械现代化的进程有了一刻喘息,人与人之间鲜血淋漓的恶斗又在此刻露了苗头。

夜色里令人生厌的血腥味如同藤蔓一般,紧紧攀附着活物的躯体蔓延而上,一道削瘦矫健的身影躲过大型住宅区地下停车场的摄像头,就像一只躲避猎物的狐狸。那道身影犹豫了片刻,快步走进...

2016-12-23

© __林澤琰Shu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