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林澤琰Shun

殺人放火金腰帶,修橋補路無屍骸。


他戴上了眼镜——这感觉十分奇妙,他已经见过了这张脸在成熟时英俊的面容,却猝不及防的,又和他幼童时期才会展露的稚嫩会面了,他将他抚养长大,陪伴了他的少年时期——他会在日复一日的温故中看到这副面容与他熟悉的笑脸重合,而到了那个时候,他已经老去,并永远不再有机会看到岁月磨蹉爬上他的脸庞。

在他的记忆里,他将永远都是年轻的模样。

——————————————————
这是我今年写的最喜欢的一段了,
喜欢到现在看到也会突然心动的地步,
或者说是难过吧,那个时候边写边哭。

今年已经快要结束了,毫无建树。

评论 ( 2 )
热度 ( 9 )

© __林澤琰Shu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