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林澤琰Shun

殺人放火金腰帶,修橋補路無屍骸。

【双裕|拉郎】一只小天使 04

*织田裕二x中岛裕翔|三村修治x臼岛来未

(今天是周末,那就更个文吧

——————————————————


04


今晚,因为额外的工作,三村在书房里留到了深夜,暖橘色的台灯下,他轻手轻脚的把笔记本翻过了一页,以免吵醒在小沙发上盖着毛毯睡觉的天使。


三村盖上钢笔的笔帽,回头看了天使一眼——因为那对翅膀的原因,他大多是趴着,或是侧躺着睡。


第一次看到天使睡觉的时候,三村大吃了一惊。


不是因为他的睡姿,或是呈现出某种意料之外的状态,而是因为天使在睡前拿出了他送的《圣经》。


他本以为天使是要做睡前祷告,但是他看到,天使把枕头抱在手里,把《圣经》枕在了脑袋下面,然后拉好了被子。


天使已经闭上了眼睛,但三村还是因为太过震惊打扰了他。


“来未......你就是这样使用你们的教义的吗?”


“神爱世人,也爱着他的天使,他不会生气的。我在天堂的时候一直这么睡。”天使朝三村露出一个有甜度的笑容,然后把自己缩进了被子,“晚安。”


三村至今依旧觉得,说不定就是因为这个,他才会被踢出天使的队伍的。


今天,他也是这么睡的,而且睡得很香,身上变回了他们第一次见面时穿的睡衣,他借给天使的卫衣和牛仔裤叠的整整齐齐放在一旁。


随着呼吸的起伏,翅膀在绵软的毛毯上搔过,发出均匀的,令人觉得安逸的沙沙声,比初夏的风吹过树叶的声音还要舒心。


可是三村知道自己已经不可能活到夏天了。


他的心情在天使的呼吸声中平静下来,将笔记本翻到最后一页,开始了他的生命倒计时的最后计划。


需要安排的事情有很多很多,但他的时间却少得可怜,所以,除了电视台的企划书要多准备三份,以防他忽然晕倒造成混乱之外,他人生的计划书也要尽早提上日程。


早该在确诊那一天就开始准备的东西,因为家里忽然多出了一只天使,所以往后推迟了一段时间,直到现在,他才能平静下来想想这件事。


但好在似乎癌细胞开始扩散之后,强韧的精神作用占了上风,他对睡眠的要求降到了最低,只要很短的几个小时,满足了人体最基本的需求,就能正常运转,头脑甚至比原来更要清醒。


三村坐在书桌前想了想,而后,他拿起钢笔,重新书写了起来......


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三村睁开眼睛时,发现自己躺在小沙发上,占领了天使的位置,而那只天使跪坐在地板上,半人高的翅膀尾梢垂落在身旁,低着头,乖巧的读着一本书。


看来是自己昨晚在书桌前睡着了。


三村眨了眨眼睛,发现天使手中拿着的是《格林童话》,是从他的书架上拿下来的。


一只天使,翅膀散发着光晕,在他眼前读着一本童话。


这一幅画面的确有够童话的。


而后他觉得自己的脖子有点酸痛,三村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果然,他脑袋下枕着的,是天使的专用枕头——他喜欢这么睡,觉得睡的很香,所以就让他也这么睡。


三村觉得有点好笑,他的这一连串动作引得天使把注意力从童话书中转到了他身上。


“三村先生,你醒了。”他一下子扑到沙发旁边,双手抓着他的被子,目不转睛的看着他。


今天是个好天气,可他的笑容比太阳还要耀眼,三村想,如果他有一条尾巴的话,就像是一只小狗了。


随后他甩了甩头,把这个奇妙的思路赶出了脑海,毕竟,有翅膀和光环,就已经够多了。


“我睡了多久?”


天使看了看外面的天色,“我醒的时候是七点,从七点到现在……一个半小时,今天是周末对不对,还很早,三村先生可以继续睡觉。”


三村点了点头。


这只天使的神奇之处有很多很多,比如,他没有问他是怎么轻易的把自己搬到沙发上来的,也没有问他为什么可以不借助任何辅助工具就把时间的估计精确到分钟,毕竟他是只天使,他总有办法。


而且他是只聪明的天使,短短几天的时间,通过阅读报纸,书籍,和观看他手机上的新闻,就已经初步了解了这个世界,连今天周末不用上班这一事项都正确的掌握了。


不过,就目前的情况来看,相比起科普类的图书,他还是更喜欢《格林童话》。


三村掀开被子坐起来,和天使说了早上好。


天使几乎不用进食,喝过那瓶饮料之后,也没有看他表现出什么明显的对食物的渴望,但是三村不能不吃早饭,他摸了摸自己睡乱的头发,到书桌前把笔记本小心收好,要走出书房的时候,又想到了什么。


“那个,今天下午要不要跟我一起出门?”


“出门?”已经在沙发上窝好准备继续看童话故事的天使看着他眨了眨眼睛。


说起来,这一点也很奇怪,这只天使好像从来不闹着要出门,他窝在沙发上的姿势熟练无比,就好像他在天堂里也是一只室内动物,又宅又软。


“就是,到外面去,去散散步,”三村解释道:“今天下午我要送阳一郎去补习班,我记得那附近有一间教堂,你在家里呆了好几天,要不要出去转转?说不定......说不定能找到什么线索?”


天使一下子坐起身,“我要去!”


-


三村所说的教堂距离阳一郎的补习班很近,三村把车停在那边之后,把天使留在车里,把阳一郎送上了楼。


虽然阳一郎在下车前盯着副驾驶看了好几眼——这让三村担忧了片刻,毕竟有一只货真价实的天使坐在那里,但是阳一郎终究还是没有说出什么奇怪的话,而是背着书包去上课了。


或许只是他今天忽然想要逃课,但是最后打消了这个念头。三村这么自我安慰了一番,然后回到停车场,把天使从车里放了出来。


那对大翅膀,这次倒是没有被卡住。


三村锁了车往停车场外走,他想了想,还是问道:“有没有可能,除我之外的普通人也看得到你?”


天使跟在他后面,理所当然的点了点头。


“嗯。如果一个人,他是纯粹的、是善良的……或是他身上有神性、有灵感的话,就能看到天使。”天使知道三村在想什么,阳一郎在车上看着他的时候,他也在看着阳一郎,还带着友好的微笑。


他补充道:“特别是小孩子。”


三村确实常常听说,有小孩子会对着什么都没有的地方又哭又笑,而且他也知道,有不少小孩子在童年时期都会有一个幻想中的朋友,他们可以对话可以玩耍,只有他自己看得到。


“阳一郎看得到你吗?”


“他可能只是感觉到我了,毕竟是三村先生的孩子。”天使走到太阳下面,伸了个懒腰,舒展了翅膀,“但是不明白我是什么。”


“那他会不会害怕?”


“怎么会……”天使瞪大了眼睛,“我可是给人间带来祝福的天使,我身上没有任何不好的东西。”


他在三村面前转了个圈圈,保证道:“我在他身边,他会感觉到的只有美好。”


三村对这一点持保留意见,天使在户外的时候兴致很高,他在闲谈时,也一直在以芭蕾的舞步完成各种移动,转得三村眼花缭乱。


谈话间,一间教堂出现在眼前。


三村上一次去教堂,还是十几年前结婚的时候。后来,就算是工作所需,他也只是大致查阅过教堂有关的信息,毕竟台本作家用不着出外景,除此之外,他很少有将目光关注到这类被人寄托希冀的场所,平日里开车路过,也只是在脑海中留下一个这里有间教堂的印象而已。


所以,当他领着天使穿过花园一样的院子,走进教堂时,才意识到这间教堂比他想象的大多了。


很难想象东京还会存在这么大一间建筑供人虔诚的寄托信仰,虽然无法与他在纪录片里看过的大教堂相比拟,但教堂之所以存在,便是为了供奉神灵。


神灵应当居住在神秘又华丽的地方。


高耸的穹顶深处仿佛孕育着宇宙与星辰,藏匿着天堂与地狱,万物终极的秘密,阳光透过玻璃彩窗照射浮雕与壁画,五光十色的光斑洒在做礼拜的凡人肩膀上,如同仁慈的上帝在抚去他们心中的阴霾。


唱诗班的乐曲还在继续,牧师传达着天神的旨意,孜孜不倦的为此忙碌着。


三村带着天使在角落里坐下,等着这一幕结束,他十分期待这些数十年如一日来礼拜的信徒们有谁能发现他身边有一只天使,来为他出谋划策,告诉他,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可现实却令三村十分失望,没有人发现天使的存在,他们都认为他身旁空空如也,甚至有一位中年人,坐在他旁边时,差点压到了天使的翅膀。来未不得不往他身边挤了挤,现在,他们靠在一起,肩膀挨着肩膀,天使一边的翅膀甚至搭在了他另一半的肩膀上。


这样坐显而易见不太自在,可是更令三村觉得难以置信的是,这只天使听着唱诗班的圣咏,没过多久,竟然打起了瞌睡,他点着脑袋昏昏欲睡,最后靠在了他的肩膀上。


“……来未。”


没有反应。


三村抬了抬肩膀,想把他弄醒。


“来未,醒醒,你们的主说不定正在看着你呢。”


天使在他肩膀上蹭了蹭,总算睁开眼睛,而后打了个哈欠。


三村长长的叹了口气,他对着教堂上方的十字架诚挚的道起了歉,虽然这根本就不是他的错。


好在这一首曲目没过多久就结束了,三村等到礼拜结束,教堂里不剩下多少人的时候,和天使一起走到了牧师面前。


他的理想状态当然是来未一走到这位神情和蔼的牧师面前,他就能发现他,并和他交流,弄清楚他究竟是从哪里遗落的天使。


再不济,如果牧师先生看不到来未,那么就由他来咨询,在他们的宗教故事里,是不是有过天使落入凡间的先例,如果有,该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理想很快破碎了,三村把牧师正对面的位置留给了天使,好让他们能把彼此看得更清楚些,可那位牧师从未把目光停留在来未身上哪怕一秒,他只是看着三村,认真的询问他是不是有什么困扰。


于是,三村只好退而求其次,他十分详细的讲述了他和一只天使——主要是一只天使当下的困扰,可他很快又失望了。


或许是因为身居神职,牧师没有把他当作一个神经出问题的患者,但是却把他当作了一个太过狂热的信徒。


在三村问到过去有没有天使落入凡间时,牧师向他说起了人尽皆知的耶稣受难的故事,他说,如果真的有一只天使来到凡间,那也是为了和耶稣一样,拯救人类,给他们带去希望。


无论三村怎么试图解释,真的有一只天使落在他家里,现在就在他身旁,牧师也只是朝他露出微笑,而后客套的告诉他:


神平等的爱每一个人,他派了一只天使来您身边,是对您的护佑。每个人都有他的守护天使,有的人看得见他们,有的人看不见,既然您看见了,那实在是太好了。


三村张了张嘴,百口莫辩,最后,他只和牧师聊了不到五分钟就离开了教堂。


其实他还想多留一会儿,但是来未在他身旁轻轻的拉他的衣角,意思是,他想离开这里。


从教堂离开之后,三村带着他来到了路旁的小公园,这里只是偶尔能看到散步的人,比起在大街上对着空气讲话引来路人奇怪的注目,还是在这里比较自在。


在那之前,三村给天使买了他喜欢的姜汁汽水,虽然他不知道这在路过的人眼里会看到怎样的场景,是只看得到他一个人,还是看到一只漂浮在空中的饮料盒?


然后他们一起在草坪上坐下,讨论起了刚才教堂里的事情。


“我还以为他会看得见你。”三村看着口中咬着吸管的天使,很意外他竟然一点都没有表现出低落的情绪。


天使摇了摇头,“他看不到我,他只是一个普通人,如果一个普通人也能看到我,那就糟糕了。”


“他不是一位牧师吗?”


那位牧师先生的耐心和礼貌给三村留下了很好的印象,虽然他实际上没有解决他的任何问题,但三村认为这是因为他的问题实在太超乎常理。


“我以为他常年在教堂这种地方,会得到神明的洗礼。”


可是天使还是否决了他。


“虽然他的确是一位高尚的牧师,可他实际上只是一个职业是牧师的人,牧师是他的工作,却不是他的天职,他没有和神交流的天分。”


“好吧。”这话说的有点绕口,但三村听懂了,就像老人们口中常说的‘有缘才能看见’,那位牧师和神没有缘分。


“那我呢?”三村看着身旁的天使,“我看起来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吗?为什么我可以看见你?”


“三村先生当然不一样。”天使认真的咬着吸管回答道,“三村先生身上有光。”


“光?”三村第一次听说自己身上有这么玄妙的东西,他想了想,不确定的问道:“……是说我马上要上天堂的光吗?”


“什么?”天使看着他,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呃、没什么,是说,我有什么特别之处吗?”


天使看着他微笑起来,“每个人身上都有光,但是三村先生的光和我的最合得来,和别人的都不一样。”


“而且,三村先生身上很好闻。”


他弯起了眼睛。


“是秋天的阳光晒得暖暖的味道,我最喜欢了。”


————————————————————

tbc?

评论 ( 4 )
热度 ( 11 )

© __林澤琰Shun | Powered by LOFTER